好看小說盡在精彩100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霓裳傾城色 > 第五章趙姬

第五章趙姬

一朵黃花菜 2019-10-14 10:25:49

將軍府,從來都不是鄭夫人一手遮天。

爹不疼,娘不管,小弟如今被關在柴房命懸一線,根本不會有人在意她們姐弟的死活。如今這府中,除了大公子的寵妾趙姬,恐怕再無人和鄭夫人分庭抗禮。

白沐霓除掉吳管家之時,早已打定了主意,卑微如她,連下人都敢肆意凌辱,唯有借力打力,才能讓小弟和她獲得一席生存之機。

流月閣。

白沐霓一身粗布釵裙,站在門前,臟兮兮的臉蛋兒,被樹枝、石頭劃爛的衣裳,恍若和這個繁華富麗,雕梁畫棟的流月閣,格格不入。

她不會走。

縱使站上幾天幾夜,站到自己暈倒,她也必須要見到趙姬一面,這是小弟和她的一線生機。

“我家夫人說了,三小姐一身窮酸氣,為了避免沖撞了她腹中的小公子,三小姐若不自行離開,就讓幾個家丁將三小姐抬走!”

趙姬身邊的小丫鬟走出來,嫌惡的揮了揮手帕。

瞧瞧,庶出的小姐連她一個丫鬟都不如,頭發凌亂,粗布蔽履,不僅僅趙姬,就連她一個丫鬟也怕沾染了這分窮酸的味道。

整整一夜了!

白沐霓緩緩抬頭,動了動有些發僵的**,站了一夜,畢竟有些不舒服。

她淡漠的眼光,緩緩的掃了一眼流月閣,如今趙姬備受她那位大哥白沐融的疼愛,又懷上了將軍府的孫子,身份地位直追鄭夫人。

這流月閣中的擺設,熏香,無一不是上品,連趙姬最寵的那條小巴狗,穿的也是錦緞綾羅。

是的!

她和她的小弟,連一條狗的吃穿用度都比不了。

“聽聞趙姬姐姐自懷孕以來身體不適,大夫們開的方子也沒能好好調理,我卻有一方,可助趙姬姐姐安胎!”

“就你?”小丫鬟眉頭一皺,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眼白沐霓,顯然有些不信。

“若你去通報了,趙姬姐姐能夠保住腹中胎兒,你也算立了大功一件,那個時候你的主子自然會賞你。”

小丫鬟起初有些遲疑,但卻又覺得白沐霓說的在理,連忙轉身進去通報。

白沐霓緩緩打量著四周,這流月閣處于將軍府一旺溫泉之后,冬暖夏涼,還是早些年大公子白沐融的起居之所。濃郁的合歡花香,流光溢彩的雕梁畫棟,價值萬金的陳設古董,奢侈得難以用語言去形容。

這樣的地方,根本不是白沐霓能夠踏足的。

記憶中曾有過這樣的片段。

那一年,小弟白沐安聽說趙姬養了一條藏獒,偷偷的跑到流月閣去瞧瞧,誰知那藏獒生性兇殘,竟然闖出了籠子。

那畜生追著小弟在院子里,而趙姬卻歪在窗前,頗有興致的看著她的寵物是如何將小弟當成獵物一樣捕捉,若非小弟靈機一動爬到了樹上,恐怕不會活到現在。

人命,就是這么卑jian。

白沐霓和白木安受盡了冷眼,受盡了欺凌。

等了許久,小丫鬟終于來傳話,趙姬有請。

白沐霓第一次以這座上賓的身份,踏入流月閣。

“趙姬姐姐!”白沐霓微微福身,算是見禮了。站了一夜的**,僵硬得厲害。

她不怕疼,不怕羞辱,只要小弟能活,她甚至愿意一直站下去,直到**殘廢。

“嗯!”慵懶的聲音,似透著無限的疲憊,趙姬的臉色并不好,自從懷孕以來,安胎的藥沒少服用,可卻一日一日更加疲憊。

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這孩子的重要。

“你懂醫?”趙姬打量了一眼穿得破破爛爛的白沐霓,顯然有些不信。

白沐霓并不多說,只走到那小爐子上燉著的安胎藥前,掀開蓋子,用小金勺舀出一小塊的藥渣。

“這里面,比李太醫開的安胎藥,多了一味藏紅花,趙姬姐姐若是不信,盡可以去外面另找一個大夫驗證!”

“藏紅花?”

這等打胎的藥物,竟然一日一日小劑量的摻雜在她的藥湯里。

趙姬的臉色忽變,本顯得一副柔柔弱弱的臉蛋兒,瞬間暗沉了幾分,一雙杏眼微微瞇起,如同一只毒蛇,發出噬血的氣息。

她知道,今時今日的白沐霓,不敢騙自己。

究竟是誰,居然想要了她孩子的性命,想要了她的榮華富貴?

“啪!”

手中的藥碗,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查,給我查!”趙姬怒道,“就從大公子身邊那幾個新來的姬妾查起,去搜她們的房間,搜出藏紅花來一律就地杖斃!”

“夫人!”婢女們連忙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愣著干什么,另外派人將大公子請來,我倒要看看是誰不要命了!”趙姬一雙美目,盡是難以抑制的怒火。

那些婢女還未退下,白沐霓卻忽地打斷了。

“府中除了那人,誰敢在趙姬姐姐的藥湯里下藏紅花,誰敢要了這將軍府未來繼承人的性命?”白沐霓適時的提醒道,“趙姬姐姐細想便知。”

這,其實也是無意之舉。

她那幾日沒有過冬的銀炭,趁著晚上跑到廚房去偷點,沒想到竟然意外聽見了鄭夫人身邊兩個丫鬟的對話。

原來大公子白沐融自從娶了趙姬進府以后,一直對趙姬百般寵愛,甚至為了她,三番四次的忤逆鄭夫人。

想來,鄭夫人必定是擔心趙姬一舉得男后,趙姬在府中的地位將會難以撼動,那個時候她這位當婆婆的,必然會被自己的兒媳蓋過風頭,這才在趙姬的藥湯里動了手腳。

這等偶然間聽到的臟事兒,卻成了白沐霓意外的救命符,此刻,她的眼神,直直的和趙姬對視著。

兩個聰明人之間的對話,從來不需要太多。

只需要細想,便能明白,這府中除了鄭夫人,沒有哪個人有能力能夠下毒下的這么悄無聲息。

很好!

居然敢下藏紅花,居然敢封住所有太醫的口,趙姬一雙美目微微瞇起,卻是如同一只潛伏在暗處的毒蛇,生出幾分陰毒的氣息。

換了一個姿勢,歪在軟塌上,纖纖玉指輕輕的敲擊著chuang沿,趙姬不得不多打量了白沐霓幾眼。

庶女向來不受重視,更何況今時今日以她的寵愛,從來沒將白沐霓當回事兒。

可她竟不知,這個庶出的三小姐,一向如同草包一樣溫吞水的性子,什么時候竟有這樣凌厲的眼光,這般細致入微的心思。

趙姬的手,撫摸著隆起的腹部,眉頭微皺,“你能保住我腹中的孩子?”

“是!”白沐霓的話,斬釘截鐵。

調配出能夠化解趙姬腹中藏紅花的藥,對于白沐霓而言,并不算難事,甚至比她萃取一些玫瑰精油還要簡單。

“哼!”趙姬顯然有幾分狐疑,即便是宮中最好的太醫,恐怕也沒這樣的把握能夠化解體內的藏紅花,就憑一個白沐霓?一個連在將軍府活下去的資格都沒有的庶女?

“若你保住了,賞你千兩萬兩的白銀都是輕的,可若你保不住我這孩子……”

說到這兒,語氣微微一頓。

白沐霓的臉上,卻依舊不疾不徐。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免費的午餐。

“若是保不住,我這條命隨趙姬姐姐處置。”白沐霓的語氣,堅定自若。

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小弟的性命,箭在弦上,如今她只能求救于趙姬,只能拿著自己的性命去賭,才有可能救得了小弟一命。

“很好!”趙姬一雙鳳眼,微微挑起,語氣柔和了很多,“前些日子我也聽說小公子的事兒,那么小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會是殺害趙嬤嬤的兇手,這個公道,我一定替三小姐討回來!”

白沐霓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連忙輕拉著趙姬的手,“多謝姐姐,如今在這府中,也只有姐姐肯為我做主了!”

“將軍府不是只有鄭夫人才能做主,若是三小姐能護住我這孩子,我必然護著你們姐弟!”

趙姬只輕撫著白沐霓的手,略微安慰,可看著白沐霓的眼神,卻多了幾分耐人尋味。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償還 第二章屈辱 第三章桃花媚眼 第四章借刀殺人 第五章趙姬 第六章活下去 第七章她是災星 第八章迷香 第九章捉奸?放肆! 第十章小狐貍,我要離開了 第十一章可惡鄭夫人 第十二章狠毒婦人 第十三章風雪中刺殺 第十四章不斷挑事兒 第十五章光頭趙姬回歸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