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精彩100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霓裳傾城色 > 第七章她是災星

第七章她是災星

一朵黃花菜 2019-10-14 10:37:23

“放心!”白沐霓給了白沐安一個安慰的眼神。

-----------------------

將軍府這些日子,都在為了征集東征的糧草頭疼。

誰也不會注意到,白沐安小小的身子,爬過大將軍白承天住的院子的高墻,躲過層層的守衛,從窗子里鉆了進去。

一張小字條,擺在了白承天的書桌上。

白沐安只知道,姐姐反復叮囑,這字條很重要,甚至關系到了他們姐弟二人的性命,眼看著這字條放在了書桌上,懸著的一顆心才漸漸放下。

局,已經布好。

白沐霓知道,那字條上的策略,足可以幫助白承天解開征集糧草的燃眉之急,若她對白承天有利用的價值,這府中上下,再無人可以輕視凌辱他們姐弟。

等了幾天,沒有回音,反而等來了鄭夫人,帶著幾個家丁、婆子風風火火的到了她的住處。

不是來示好,相反,鄭夫人身后跟著那幾個明慈庵的尼姑,正虎視眈眈。因著白沐霓替趙姬調理好了身子,壞了她的大事,鄭夫人正恨極了她。

“昨天我請明靜師太算了一下,你們姐弟竟然和我們將軍府相沖,尤其是三姑娘你,最近老爺諸事不順,你竟是克他的災星!”鄭夫人怒目微嗔,一拂袖,根本不由白沐霓分說,道,“來人,去給三姑娘剃度,既是克老爺的災星,從此以后關在明慈庵里,沒有我的話誰都不準放出來!”

“是!”那幾個婆子應得甚歡。

尤其是那些尼姑,如今又可以拐了一個年輕的姑娘供他們驅使奴役,實在是一個妙事。

“姐姐!”白沐安緊緊的拽著白沐霓的衣袖,“你們不允許動我姐姐,誰都不許!”

“小公子,我們是奉了夫人的命令為三小姐剃度出家,難道你敢違拗?”婆子們向來不將白沐霓放在眼里,拿著剪刀,直接將白沐安推開。

就這么想要了她的命么?

白沐霓的嘴角,帶著幾分獰笑,忍了這么久的一口怒氣,也是時候該出一出了,她正要拔下頭上的木釵教訓這幾個婆子,卻沒想到院門外,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

“住手!”

“趕快住手!”

話音剛落,一個中年男人的身影,帶著幾分戰場的肅殺和多年朝堂浮沉的威嚴,大步走進。

一個眼神,掃了一眼房里的那些婆子,掃過鄭夫人,最后的目光緩緩的聚集在了他并沒有見過幾次面的白沐霓身上。

“狗奴才,誰給你的膽子敢揪著三小姐的頭發!”白承天一腳將那幾個婆子踹得老遠,喝道。

“老爺,老爺恕罪!”

“老爺!”鄭夫人一拍茶幾,身體氣得直抖。

怎么?前些日子她的親兒子維護這對姐弟,如今連她的丈夫,大將軍白承天也要開始維護這一對姐弟了么?

白沐霓緩緩起身,只將小弟抱在懷中,忽地抬頭,那跟著白承天進來的還有一人,白衣男子。

妖孽一樣的桃花眼,永遠帶著幾分玩世不恭的微笑,尤其是打量著白沐霓的眼神,多了幾分耐人尋味的琢磨,多了幾分挑釁。

白沐霓微微一愣,她的驕傲,從來不允許她在外人面前有任何的狼狽,抬頭,同樣一個挑釁的眼神回了過去。

“圣旨!”

白衣男子淡淡的吐出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足以讓所有人大驚。

圣旨?哪里來的圣旨?

這將軍府門楣尊貴,接圣旨這樣的大事,從來都是只有闔府上下的正室一脈,焚香沐浴,方才有資格聆聽,哪里輪到一個庶女來接圣旨?

所有人,直挺挺的跪下,就連鄭夫人也帶著幾分疑惑,跪在地上。

“皇上有旨,將軍府三小姐白沐霓,為朝廷征集糧草獻策有功,今特下旨褒獎,賞千金,欽此!”

獻策?

鄭夫人眉頭緊鎖,一個庶女而已,哪里來的奇策?

不,不會,一定是她出現的幻覺。

“怎么?還不謝恩?”白衣男子依舊笑得那般張揚,伸手,將白沐霓扶了起來,臨了卻不忘低聲細語一句,“你又欠了我一次!”

“謝皇上恩典!”白沐霓微微福身,臨了,卻不忘回敬一句,“謝大皇子恩典!”

楚霖一身飄逸的白衣,微微一怔。

有點意思!

他竟不知這丫頭竟是一只小狐貍,明明那日看破了他的身份卻一直都不說破,裝著糊涂,今日卻驀地給他一個下馬威。

手輕輕的挑起白沐霓的下額,又湊到她的耳邊,菲薄的唇角噙著幾分邪魅的笑意,“瞧瞧,才幾日不見,又有人要為難你,不如跟了本王,比待在這將軍府的日子好過多了!”

白沐霓趁著眾人不備,手狠狠的打斷了楚霖那只不安分的爪子,臉上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要不怎么說殿下腎虧了,整天想著這些事兒,不如我替殿下開幾幅調理的坊子!”

“呵呵!”

“呵呵!”

兩個人的笑意都有些滲人。

“哦!”忽然間,楚霖臉色突變,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那只不安分的手背上,赫然留下一個被揪紅的紅印。

沒良心的女人!

他只是看著白沐霓鬢角的頭發有些亂了,想替她理一理,卻不曾想到這女人下手竟然這樣狠。

哼!

楚霖微瞇著雙眼,甚是不快,他若不將這個狠毒的女人丟盡碧波池,不能消了心頭的怒火。

或許連楚霖自己都忘了,前不久,他意外路過,才將白沐霓從碧波池救了起來。

“殿下!”白承天看著楚霖的臉色有些痛苦,擔心道,“您,您沒事?”

“無妨!”楚霖一雙桃花眼,勾起幾分寒意森森的微笑,“不小心被只野狐貍咬了一口,沒什么事!”

這屋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出楚霖和白沐霓之間的微妙。

白承天打量著這個陌生的女兒,似乎連他自己都忘了白沐霓長什么模樣,這些日子,他一直為了東征的糧草頭疼不已,接連下了幾道命令給個郡縣,都沒能征上糧草,國庫空虛,他也只能干著急。

可幾天前,一張紙條被莫名其妙的送到了他的桌子上,告訴他各個郡縣雖無糧草,但京中的富商卻囤積了很多糧草,只待時機,坐地起價。白承天當即命人去找那些富商強征軍糧,這才解了燃眉之急。

皇上隨口問起,白承天哪里想的如此妙招,他這才注意到那紙條上落款的名字有些熟悉,一查,竟然是自己見都沒見過幾次的三女兒。

此刻,白承天老謀深算的眼睛,除了放在白沐霓身上,更是看著楚霖和白沐霓之間的微妙,動了幾分心思。

“老爺!”鄭夫人再也無法坐視不理了,白沐霓這個jian人最近出的風頭還少嗎?這樣下去,只怕這將軍府以后哪里還有她的地位,“我已經找明慈庵的師太算了,這丫頭是克你的災星,如果不將她剃度修行,恐怕會害了老爺的前程!”

“什么災星,胡說八道!”白承天一拂衣袖,眉頭鎖緊,“這些年,你胡作非為,干得那些事兒還不夠?”

胡作非為?

這幾個字聽在鄭夫人的耳中,卻如同五雷轟頂一般。

她在白承天的眼中,就只剩下胡作非為?他就那么維護這個庶出的jian人?

“老爺,她就是個災星,明慈庵的師太都可以作證!”

瘋了!

白承天越發覺得鄭夫人不可理喻,這些年讓她掌家,竟慣出了這等脾氣?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圣上親自下旨褒獎,那是何等的榮耀,更何況,白沐霓和楚霖之間的微妙關系,正對將軍府大有裨益。

這個時候說白沐霓是災星,豈非要壞了他的好事?

“老尼們皆可做主!”

“哦?”長長的一個尾音,故意帶著幾分好奇。

楚霖輕搖了搖手中的折扇,懶洋洋的抬起眸子,語氣卻多了幾分刺骨的涼意,“難道皇上親自下旨褒獎的人,是災星?”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噤聲不敢言語。

誰敢應話?那豈非是說皇上昏聵,違逆天意褒獎一個災星么?

“貧尼不敢!”那些尼姑連忙畏懼的躬身。

“老爺!”鄭夫人依舊心有不甘,可白承天卻不似往常那般親熱,反而如同空氣一樣,直接將她忽視。

氣得鄭夫人全身都在發抖,一連幾次在白沐霓這個jian人這兒吃了暗虧,她心里恨不能用一把小刀子,一刀刀割了白沐霓的肉。

“霓兒!”白承天安慰的拍了拍白沐霓的手,“委屈你了!”

“霓兒不敢!”白沐霓縱然厭惡,厭惡這帶著利益,帶著虛偽的親情,可眼下卻不能不帶著幾分微笑。

臨了,眼神挑釁的看了幾眼鄭夫人。

卑微若她,以前都不敢抬頭直視鄭夫人,如今白沐霓的眼神,帶著挑釁,帶著高傲,卻是氣得鄭夫人全身直抖。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償還 第二章屈辱 第三章桃花媚眼 第四章借刀殺人 第五章趙姬 第六章活下去 第七章她是災星 第八章迷香 第九章捉奸?放肆! 第十章小狐貍,我要離開了 第十一章可惡鄭夫人 第十二章狠毒婦人 第十三章風雪中刺殺 第十四章不斷挑事兒 第十五章光頭趙姬回歸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