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將門毓秀

將門毓秀

將門毓秀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08 12:14

評語:真的是非常精彩的小說,作者妙筆生花,均呈現出不一樣的光彩,令人眼前一亮,很不錯,值得推薦!

懷袖不解問:"不年不節的,為何做新衣裳?我那么多衣裳還穿不過來……"

朱赫塔娜笑道:"過幾日,我要帶你出府一趟,其實也不為這個,原也向給你做衣裳的。"

"出府?做什么去?"懷袖問道。

朱赫塔娜也不隱瞞,說道:"過幾日,是明大人福晉的壽辰,咱們府上與那邊府邸素來交好,我過去拜壽,想帶著你一起去。"

懷袖聽罷吃了一驚,趕忙追問道:"哪個明大人?"

"還有哪個明大人?就是住在什剎海,明府里的哪一位唄!"朱赫塔娜笑著,邊說,邊叫侍女伺候懷袖試衣裳。

懷袖呆呆地任人擺弄,滿腦子想的卻是那日是否會看見納蘭容若。

朱赫塔娜見她神情癡怔,以為是緊張,笑著開解道:"不用想那多,雖然明相在朝中官居顯赫,但他家的福晉人卻是極和善的,與咱們府里又常有來往,此前聽聞你要上京,還特意問起,說想見見你。"

朱赫塔娜說著話,見懷袖已換好了一件耦合色的側排扣斜襟旗服,細細地上下打量一番,不禁連連點頭,眼內露出歡喜色。

轉眼,明珠福晉的壽誕已至,清晨,府內小廝們便套好幾掛車,懷袖跟著朱赫塔娜上了頭一輛八寶攢絲的錦緞軒車,幾個侍女各自捧著壽禮,上了后面的青綢套車,另有隨侍的戈什哈擁簇著,向什剎海行去。

懷袖還是第一次隨二姐出門,見這陣仗排場,果然不俗。朱赫塔娜今日身著艷麗的紅色吉服,頭上大拉翅旗頭正中一只赤金打造的鳳嘴簪,微微顫動,顯得雍容華貴。

懷袖穿著那日新作的一件玉色旗裝,俏麗的兩把頭,旁側戴了朵新式的嬌粉色絹絲宮花,鬢旁仍插著那根只雀嘴玉簪。

過不多時,車馬行至什剎海畔,明相府邸。早有小廝遞了名帖進去,明府的大管家親自迎出來,引著她姐妹二人向正廳行去。

今日來拜壽的女眷很多,明府內熱鬧至極,懷袖挽著朱赫塔娜的手臂行至正廳時,見已有許多官員福晉在廳堂內吃茶閑敘,正中端坐一位面容和善的婦人,看穿著打扮,應該是今日的壽星,明珠大人的福晉了。

朱赫塔娜才踏入正廳門檻,那婦人趕忙從內迎出來,和笑道:"勞煩你親自來,真折煞我了。"說罷,趕著命侍女奉茶,拉著朱赫塔娜的手,在距離她端坐的軟踏旁落了座。

朱赫塔娜攜著懷袖坐下,又與其他幾位福晉及眾女眷一一見了禮,那些官員女眷見朱赫塔娜都需起身施禮,原來朱赫塔娜已是御封的誥命,領著皇家俸祿,與旁人身份自然不同。

明珠福晉待朱赫塔娜格外親和,見懷袖的穿扮精雅不俗,便已猜著她的身份,上下打量后,笑問朱赫塔娜道:"這位就是福晉的妹子,疆北來的懷袖格格吧?"

朱赫塔娜點頭笑道:"正是舍妹。"

明珠福晉牽起懷袖的手,細細打量片刻,忍不住嘖嘖贊嘆道:"我只道你姐姐是京城福晉里,品行樣貌拔尖兒的,沒想到這妹子竟是個寶玉雕刻的人物,可叫我們越發地感嘆人老珠黃,不能看啦!"

懷袖被說得紅了臉,仍退避回姐姐身畔,眾婦人繼續說笑閑敘,懷袖聽得百無聊賴,忍不住向窗外探身張望。

明珠福晉瞧出她的心思,笑道:"咱們這些婦人聊的話兒,她年輕女孩子不喜歡,不如去逛逛。我家后院也有個園子,雖然沒你們府里的好看,卻也有幾分賞玩的意兒。"說罷,喚了侍女進來為懷袖引路,朱赫塔娜又叮囑幾句,懷袖便出了正廳,向后園去了。

這明府比兵部尚書府還大上許多,轉過幾重月門,穿過回廊,又繞過兩處垂花門,只見雕梁畫棟,飛檐蹲獸,窗格雕工玲瓏精致,竟如畫中亭臺,懷袖邊看,心中暗想:看來皇上果然器重這位明珠宰輔,賜給他的府邸,竟如此奢華!


那侍女緊跟著,笑道:"我們府內的這后海荷花,可算得上咱京城一絕,連萬歲爺都夸贊,說只有承德行宮的能比。"

懷袖站在一處漢白玉的曲橋上,極目遠眺,心情極佳,聽見那侍女如此說,便問道:"萬歲爺常來你們府上嗎?"

那侍女聽見懷袖如此問,低垂下眉眼,回道:"奴婢不敢說這些。"

懷袖見她面色緊張,心知她怕犯了忌諱,便也不難為她,抬眼繼續觀賞景致。

忽見不遠處坐落著一個精巧的涼亭,旁邊還建著一座鄰水的閣子,便向那邊奔過去,那侍女見懷袖向那閣子行去,正欲開口,懷袖人已跑遠,侍女無奈只得緊隨過去。

才行至水閣前,懷袖便聞見淡雅的檀香氣息,抬眼向門楣的匾額望去,只見提著"棲霞閣"三個字,是褚河南(注)的筆法。

懷袖見那木閣門開著,里面十分寧靜,正欲舉步入內,忽聽耳畔一聲大喝:"不得擅入!"

懷袖嚇地趕忙倒退幾步,四下張望,卻并不見有人。正欲舉步,突然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立于眼前。

懷袖被唬了一跳,后退數步,仔細看,來人正是納蘭容若,只見他陰沉著臉,目光森冷注視著懷袖。

"給少爺請安!"那名跟著懷袖的侍女對容若躬身施禮。

容若冷冷道:"你退下吧!"

那侍女偷偷瞄了懷袖一眼,悄然退去。微風習習的后海畔,只剩容若與懷袖二人相對而立。

"你,你干嘛這么看著我?"懷袖幾乎要被他冷澈的氣息凍僵,忍不住先開口道。

"你如此不懂禮數,擅闖人家私宅,還振振有詞!"容若語氣冰冷斥道。

"你說清楚,誰闖你家私宅了,明明是你額娘叫你家的侍女引著我來的,你剛才自己看見了的,憑什么指責我?"懷袖口中辯解,心中卻不知他為何突然出語如此冰冷,全不似那日紫鳳樓見時的溫文儒雅。

容若伸手一指那臨水閣,怒道:"這個地方也是旁人引著你來的么?我明明瞧的清楚,是你自己擅闖,還狡辯!"

懷袖看了眼那閣子,駁道:"這門前又沒貼告示,我哪知道能不能進去,我只以為是納涼的水閣呢,你這人忒不講道理!"

容若側過臉,凜道:"既然你現在知道了,還不快走!"


close

猜你喜歡

古代短篇虐戀 古代言情
古代短篇虐戀
古代短篇虐戀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古代短篇虐戀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古代短篇虐戀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小說包含了古代言情小說大全,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等內容。選取了一些時下最為優質的古代言情小說,方便您快速找到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