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懸疑 > 重生冥界:彼岸迷途花

重生冥界:彼岸迷途花

重生冥界:彼岸迷途花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27 18:20

評語:作者的寫作觀念挺新穎的,每一個人物都有他獨有的性格,文筆足夠醇厚,對于劇情人設背景之類,沒有盲目跟風,思維邏輯清晰,劇情懸念迭起,內容十分精彩,必須強推一下!

這畫的風格與其它的畫大不相同,而且技法要高超很多,丹青妙筆,一揮而就,就是人間一流的畫師恐怕也難繪出。

但真正吸引楊螢枝的并不是這古畫高超的技巧,而是那畫上的內容,略微泛黃的紙張上繪著一個女子,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一襲輕紗如煙似夢……

這時千芷也有所察覺,蹙眉瞧了瞧,驚異地說:“唉……這畫的不是我們小姐嗎?”

畫師聞聲一看,同樣甚是吃驚,“還真是,這畫中人長得還真像這位小姐!”

楊螢枝也頗為疑惑,這張畫看上去至少有百年的年份,怎么可能畫的是她自己呢。

“大姐,這畫是你的大作嗎?”

鬼畫師搖搖頭,“不是,這是一位客人送來的,我只是為他裝裱。”

楊螢枝俯首沉思了片刻,柔聲問道:“那你可知這位客人是何人?”

“那奴家就不知道了,他把畫交給我就走了,只是說三日后會過來取。”

“這樣啊……”

“那姑娘你可知其中的淵源?”

“不知,我也是我也不過是無意中看到的。”

說罷,楊螢枝低著頭若有所思地離開了,鬼畫師還想問些什么卻又忽然打住,四個丫頭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楊螢枝一直沉默思索著,對剛才的事只字未提,丫頭們也察覺有些不對,于是柔竹看了看楊螢枝的臉,試探性地問:“小姐,你是不是還在想剛才那幅畫呀?不過也真是奇怪,怎么會有這么巧的事呢,那古畫上的人簡直就和小姐長得一模一樣。”

白菊接話道:“可能真的是個巧合吧,畢竟小姐才來地府不久,就是真的有人傾慕小姐的芳容,在這么短的時間里也不可能作出那樣的畫作來,更何況那畫的紙都發黃了,看樣子都有些年代了,就更不可能是我們小姐了。”

楊螢枝卻沒吭聲,依然自顧自地想著心事,兩個丫頭有些尷尬,但也沒再多說些什么了。

離開繁華的幽都鬼街,通往巡防府的這一小段路相對要清凈許多,燈光變得稀疏,鬼也少了很多,只是偶爾一只游魂野鬼如風般一拂而過。離近些還大致可以看出他們的形態,可一旦遠些,這些鬼魂就會變成綠油油的顏色,再遠些則會變成深藍色,消失在夜霧里。

走著走著,楊螢枝突然轉身對丫頭們說道:“你們可知道靈軀?”

白菊不知所謂地笑了笑:“小姐……我們不是剛才才從靈軀齋里出來嗎?”

“就是這個!”

“額!”

白菊一時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小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靈軀,就是靈軀。你們可知道我現在的軀體就是一具靈軀?”

“聽白大人說過,那又怎么了?”

楊螢枝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說道:“那幅畫畫的不是我,而是這副靈軀。”

白菊想了想,“好像有些道理。”

“畫那幅畫的人一定和我這具靈軀以前的主人有什么淵源,但與我卻不相干,看來我是多慮了。”

“那就好,剛才小姐想這件事都想的出神了。”

“既然是這樣,那就不管了,我們回家吧。”

“好的,小姐。”

次日清晨,楊螢枝去幽都總府報了個道,之后就正式開始差事了。

說是差事,其實就和在鬼街上散步差不多,她腰間別著金牌,手里拿著夜叉劍走在最前面,后面跟著二十來個夜叉鬼,看上去霸氣十足,很是風光。

從東街一直走到西街,許多路邊的鬼還點頭哈腰地向她行禮,楊螢枝一時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這芝麻綠豆大小的官,官威還挺足的。

走著走著,只見西門城墻口初迎面走來了一位華衣麗服的女子,身后跟著兩個丫鬟,她臉若銀盤,眼似水杏,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那傾城的模樣看得路邊的幾個男鬼都呆了。

等走近了些,楊螢枝仔細一看,正是那日在閻羅殿上救了她一命的月姬大人。

楊螢枝也不知道她的官品有多大,但她覺得畢竟是恩人,所以也不好冒犯了,于是當月姬走到身邊,楊螢枝先行了個禮。

“小女楊螢枝見過月姬大人。”

月姬平靜地看了她一眼,隨口說道:“是你呀,還真是巧呀。”

“是呀,沒想到能在這兒遇見月姬大人。”

月姬嫣然一笑,便對楊螢枝視而不見般地從她身邊走開了,她身后的兩個丫鬟更是一臉高傲的表情,而且始終都沒有正眼瞧過楊螢枝一眼。

這樣的態度,著實有些讓楊螢枝心涼,但她還是厚著臉皮跟了上去。

“月姬大人請留步。”

月姬轉過身來,臉上有些不悅。“怎么,你還有什么事嗎?”

楊螢枝低著頭,一步邁到她的跟前。“那個,其實也沒什么事,我只是想感謝一下那日月姬大人在閻羅殿上的救命之恩。”

月姬側著臉看了她一眼,“救命之恩?我看你是搞錯了吧,我何曾救過你的命?”

楊螢枝急切地說:“那日在閻羅殿上若不是大人您為我求情,我恐怕早已北打入孽鏡地獄了。此等大恩,螢枝不敢相忘。”

那月姬突然笑出聲來,“哈哈,你怎么知道那天我在為你求情呢?或許我只是為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才去找閻王爺的呢?”

楊螢子一時有些驚異,明明是你施舍了恩情,為什么現在卻又不承認了呢?

“憑我的直覺,在大人你來之前閻王對我的態度十分嚴厲,仿佛打我入孽鏡地獄已是定局,可大人你來過之后閻王爺的態度明顯變了,不但免了我下孽鏡地獄,還賜給了我官職,我想這一切不可能都是巧合吧。而且當我看到月姬大人第一眼的時候就覺得您是一個善良的人,一定是上天排給我的救星。”

當然,這最后一句話明顯有些拍馬屁的意思了,要是一般人聽了這樣的話,可能早就被哄的笑嘻嘻的了,可這月姬卻始終是一臉平靜。

“那我要很遺憾地告訴你,你的直覺是錯的,我至始至終都不曾救過你,而且我在閻王爺面前也沒那么大的面子。我當時只是去送信的,順便替某人傳達了一句話,就算是救了你,那救你的人也是那寫信之人。”

說完,她轉身便離去,仿佛不想和楊螢枝再多說一句話。楊螢枝本來還想問問那寫信之人是誰,可看著月姬的這個態度,她又實在不好意思跟上去,畢竟他也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把自己的熱臉貼冷**也實在是不好受。

這天晚上,楊螢枝躺在chuang上翻來覆去的怎么也睡不著覺,于是乎只得穿好衣服,準備和以前在陽間那樣去院子里賞月,可這陰曹地府哪兒來的月亮可賞,最后索性喚醒了幾個丫頭,帶著她們又去幽都鬼街上閑逛了。

由于昨天已經去過很多地方了,所以她今天特地換了個方向走,走了不一會兒,前面出現了一條比較繁榮的街道,建筑風格也與別處大不相同。

確切地說是比其它地方的建筑更加精致和華麗了,紅墻碧瓦,檐牙高啄,街道兩側掛滿了鮮紅的燈籠,從街頭一直延伸到街尾。

華美的樓閣里不停地傳出絲竹奏樂之聲,街上更是一些穿著華貴的鬼在高聲談笑,一些美麗的女鬼也穿行其中,看樣子應該是個消遣的好去處。

楊螢枝剛想繼續向前走,卻被白菊一把拉住了衣袖,“小姐,你是要進去這里面嗎?”

楊螢枝轉身一看,發現四個丫頭都露出了很難為情的表情,她有些困惑。

“怎么,難不成這里面有什么會吃鬼的怪物不成?”

“那倒不是,只是,只是……”

楊螢子撅起嘴巴說道:“只是什么呀?我不過是閑著無聊隨便進去逛逛,又不是特意進去惹麻煩的,你們何必如此為難。你們要是不想進去就在外面等著我吧。”

話雖這么說,但主子說什么做丫鬟的應該無條件應允,所以四個丫頭也只好悶聲跟她進去了。

進去才知道,這里面果真不錯,優雅的閣樓,頗有江南水鄉的風韻。聽著那柔美的樂聲,勾起了楊螢枝不少的回憶。

應為她以前在宮里就十分喜歡彈古箏,在哪個明爭暗斗的權謀世界里,撫琴是唯一能讓她的心感到寧靜的事了。那時候只要有空,她每天都會彈上一段,可自從她被打入冷宮之后,直到現在都再也沒碰過琴了。

所以現在聽到琴音,難免有些心癢癢,想借機進去過過癮。

其中有一閣樓名叫“月主閣”,楊螢枝在外面仔細看了看,感覺很不錯,頗具詩意,于是便走了進去。

可她剛走進去,就發現這里面很不對勁,偌大的廳堂里站著十來個身材高挑的女子,她們個個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臉上還抹著厚厚的脂粉,身上的穿戴與其說是華麗不如說是華而不實。

而且她們的穿著十分暴露,就是人間的青樓女子恐怕也沒有這樣的尺度,就像是一只只媚人的狐貍精似的。

最重要的是當楊螢枝踏進大門的那一刻,她們同時投來了異樣的目光,仿佛看到什么怪物似的,楊螢枝一時感覺有些尷尬,低聲對著白菊說:“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呀?”

白菊紅著臉低聲地說:“小姐,這里是煙柳之地。”

“啊…你怎么不早說呀!”

“我剛才是想告訴小姐的,可小姐你……”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言情 精怪靈異 重生種田 驚悚恐怖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精怪靈異
精怪靈異

精怪靈異小說包含了精怪靈異小說大全,好看的精怪靈異小說推薦等內容。選取了一些時下最為優質的精怪靈異小說,方便您快速找到好看的精怪靈異小說。

查看更多>
重生種田
重生種田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重生種田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重生種田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驚悚恐怖
驚悚恐怖

精彩100小說網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驚悚恐怖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驚悚恐怖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