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鏡緣三生清秋鎖

鏡緣三生清秋鎖

鏡緣三生清秋鎖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08 11:09

評語:措辭婉約,面面俱到。明暢開朗,氣勢壯麗。整篇寫的很好,故事的情節很吸引人, 看得出來是在用心的寫,一定要推薦!

白芷聽后,略微點了點頭,沉默了半響之后才接著道:“京都這里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復雜,若是有風賜和風熙,小姐也能輕松一些,只是如此的話,我們暗月的動作未免太大了些,會不會讓別人發現點什么?”說到這里,語氣之中不禁染上了一絲擔憂之色,她跟隨小姐多年,早就把小姐當做自己的親人,將榮親王府,暗月當做自己的家,因此是絕不希望這三者出現什么意外的。

韓沐清輕輕勾了勾唇,眸子的光芒咄咄生輝:“現在所有人都清楚的明白,京都這趟水有多渾,里面究竟有些什么魚,誰又能說得清楚?僅是我們有所察覺的便有四處,這還是比較大的四條魚,而現在才幾天,誰有知道有沒有些小魚小蝦混雜其中。更何況,天下誰人不知暗月乃是無孔不入?你當這么多年,鐘離皇室真的是吃白飯的,什么也不知道?大家不過是都很有默契的保持在了這個平衡點,誰也不互相打破,只要不觸及自身的根本利益,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而且,若是暗月不插入其中,我又怎么能渾水摸魚?”韓沐清說這話時,語氣之中略微帶了一絲嘲諷,若是說鐘離皇室一點也不知道暗月使他們韓家的,打死她也她也不信,而鐘離皇室也有他們的暗中勢力,這不但是他們韓家和鐘離皇室的默契,更是幾國之間的一種默契……中間差著的就是薄薄的一張紙,還是透紗的那種,只要輕輕一捅,就什么都清楚了,可偏偏不會有人第一個來頭破這層窗戶紙。

因為沒有人,能承擔得起那股風浪。

換句話說,其實他們暗月很安全,至少是現在。

而他們也是攪攪水,摸摸魚,不會做什么有害于寧昭的事,這一點,怕是鐘離皇室比他們自身都放心。

白芷眼眸一亮,打消了心中的顧慮,還是他們家小姐考慮的周到,也是,這才是他們家小姐。

“對了,上次所提及的,在這京都之中還有的一方勢力,也就是和小姐一樣將小姐蘇公子婚約流傳到京城之中的哪一方勢力……”

“他們怎么了么?”

“在哪件事之后,就沒有任何的行動了。”

“哦。”韓沐清眼珠子微微流轉:“查到是來自何方的了么。”

“這就是第二點最奇怪的事情了。”說到這里,白芷不免皺眉:“這股勢力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然后卻又突然消失謐跡,甚至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若不是婚約這件事,甚至我們根本無法察覺到還有著這樣的一方勢力的存在,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股勢力不是我們再進京前就探到的那兩股勢力中的任一一方。”

“雖然因為皇室的關系,暗月的勢力在洛陽不如在蘇景十三郡那里范圍大,但是也算是根深蒂固了,可是卻完全探不清這股勢力的來源以及實力,所以很有可能不單單是江湖或是世家,而且比起我們,也應是有過之無而無不及。”

“最為重要的是,這樣一股龐大的勢力,不是皇室的實力,盤踞在此究竟是有和目的。”隨著白芷的分析,即便是對這種事一無所知的青黛也是聽出了事情的不對勁。

韓沐清自然也是一驚,之間因為剛剛回來,太多事要處理,一時間竟然忽略了這件事,故而沒有深想,現在聽白芷分析起來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順著白芷的話說了下去:“這樣的一股勢力一旦動起來,造成的影響必定會會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必定不是短時間內建立起來,如此,一定是早有預謀,那么他每做一件事,就畢竟會是又目的的。而且勢力不下于暗月的,也就意味著,不僅現在我們知道它的存在,他也應該知道暗月的存在,是個很至于是很早便知曉了,所以這次,他明知道自己的動作會引起我們的警覺還是這樣做了,那就說明,他認為這樣做能夠得到的會比暴漏自己得到的更大的好處,可是我們現在卻完全看不出來,這么做對他有著什么樣的好處,但若是這婚約的消息只是一個引子,那么接下來就應該有一連串的動作,但是他卻沒有任何作為。”

“單憑他能見這股勢力發展到這個程度卻在此之前沒有引起暗月的注意,和現在的找不到一點痕跡來看,這股勢力的決策者絕不會是凡夫俗子,所以是不會犯那種費力不討好的低級錯誤的。”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

“這件事一定對他有著某種好處,或是他已經做出了下一步的動作,然而,我們卻察覺不到。”

“他在下一盤棋,一盤很大的棋。”說到這里,韓沐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相對之下,他在暗處,我們在明處,這就已經處于下風,現在因為不知道這股勢力來自何處,所以這不知曉他究竟要做什么,對于寧昭以及韓家而言有何影響。”

“而那些已經明了的了……”韓沐清眉頭挑了一下:“先不要妄動,將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這股勢力上,還有我之間說過的那一股。”

聽出韓沐清語氣中的凝重之一,白芷連忙點頭:“知道了。”

“真不知道那老頭是怎么想的,有時間和我們韓家較勁,還不如好好捋順一下自己眼皮子地下一畝三分地,這兩股勢力要是沒有那種意圖還好,若是真的是為了那個座位的話……”一邊說著,韓沐清揉了揉頭。

“這畢竟是最壞的結果,或許事情未必有那么糟。”白芷出言安慰道:“也許只是某個世家為了穩定或是發展也是說不定的。”

韓沐清輕輕搖頭,沒有再說什么,但她卻很清楚,這種擔憂一定不是自己的瞎操心,單單只是世家穩定或是發展,根本沒必要弄出這么一個龐然大物。但是也不好說,這世上畢竟有一個暗月,還有一個冥宮,誰知道會不會有第三方這樣的勢力。

“只愿是我多想。”

沉默了半響,白芷有些猶豫的看向韓沐清,抿了抿唇還是開口道:“不知小姐對蘇公子究竟是如何打算的”她不是青黛,自然要比青黛看得清楚明白得多,無論小姐是否中意蘇公子,皇室那一關就一定不會過,文臣之首的丞相與武將之首的護國大將軍的結合,對于皇室來說威脅太大了。

而且她也能看得出,小姐的確對蘇公子并無意,至少無關男女之情。而除了蘇家,能配的上小姐的世家或是公子就更是寥寥無幾,他們家小姐更不可能嫁一個平庸無能碌碌無為之人,就算不是王侯將相,也要是武林中的英年才俊,再不濟也要是小姐說的那個什么潛力股吧!小姐看似瀟灑從容,但骨子里卻是有以骨傲氣的,選的姑爺身上一定有能讓小姐稱道的地方,可就算退一萬步來講,皇室絕不可能放人,在這個皇權大于天的時代,即便是小姐,更多的也是無聊可奈何。

若是皇室之中有人,既能讓小姐喜歡,又能滿足小姐‘一生一代一雙人’的愿望那便再好不過了。

可是,有可能嗎?

韓沐清自然清楚白芷心中所想,這些她又何嘗不清楚,不明白,早在很久以前,她就看透了,可清楚了又能如何?

在江湖之中也能呼風喚雨,也是因為朝廷不會過多插手江湖中的事情,更何況她現在身在京都。

“如何?”韓沐清微微抬頭看向天際,聲音平淡:“不過也是走一步瞧一步罷了。”

“未來,又有誰知道呢?”那輕微的嘆息之聲實在是太微不可為,剛一出口,就隨風消散在了這初春的黑夜之中。

“芷兒,明日備車,我要去一趟承業寺。”

“是。”

翌日,天不過微明,梳洗完的韓沐清已然推開房門,白芷和青黛已經立在房外等候多時。也許是自由養成的習慣,韓沐清并不習慣在自己沐浴之時有人在身側,而梳妝打扮也喜歡親力親為,梳一些簡單的發鬢,不施粉黛。

“小姐,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馬上啟程。”

“嗯。”韓沐清點了點頭,白芷辦事她素來放心:“那我們走吧。”而小姐一稱,也是她堅決要求白芷等人的,因為她不喜歡郡主那個稱呼。

“小姐,王爺堅持要隱主大人暗中陪同。”

韓沐清微微凝眸看了白芷幾息,才是輕笑一聲:“芷兒,你記著,楓止是我的影衛,保護我的安全是他的職責。”

白芷當即明白了韓沐清的意思,立即點頭:“是,芷兒明白了。”

一旁的青黛卻依舊不解:“芷兒姐姐,你明白什么了?小姐明明不喜歡有人暗中跟隨啊,楓止**雖然也是暗月的人,但畢竟這么多年一直在外。”

韓沐清已經往外走,平淡的聲音確實一字不拉的飄入青黛的耳中:“楓止會是一個合格的影衛。”自他到自己身邊起,就與榮親王府,與韓家軍沒有半絲關系,也不是隱主。

他,只是我的影衛,這是昨晚,在她和楓止再次見面兩人達成的共識。

聽見這話,青黛雖然還有不解,但是也沒有再多問,在她看來她家小姐是最厲害的,做什么都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兩人急忙跟上,出了榮親王府大門,半夏已經在那里等著了,坐在一輛馬車上笑瞇瞇的看著剛出來的幾位。

而那輛馬車若非要要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就是——奢侈,豪華!非常奢侈,豪華。

因為這車簡直是,咳咳,金燦燦的。

就連韓沐清看著眼前的馬車的嘴角也是抽了抽,這與自己一直的低調范不符啊。

豪華至極的馬車上更是鑲嵌這無數寶石,配以那雕刻的無比精美的圖案,瑤相襯映,美不勝收,更是栩栩如生。

如果是平常鍍金的馬車,讓人看了只會覺得暴發戶氣十足,但是眼前這輛卻完全不同,給人的印象只有尊貴至極。

而韓沐清等人卻更加清楚,這何止是鍍金這般簡單,因為這整個車身都是由錫金制成,其成色與黃金極其相似,但是卻被黃金更稀有和珍貴,質量也比黃金輕上很多,也多了一份內斂。

但最關鍵的是,異常的堅硬,完全不似黃金,純度越高便越是硬度低。

而且就連車窗網都是由雙層金蠶絲制成。又比尋常馬車大了一圈,車輪和車身,徹底完美的結為一體。

因此若是遭遇刺殺,這馬車簡直就是避禍的絕佳地點,普通弓箭,即便是弓弩都別想射穿車身。

而拉此馬車的馬匹,雖不是什么什么馬中極品,但是也不容小視,而是從西域草原購進的純種‘斯亞’,特點就是又高又大,四肢強勁有力,爆發力很強,常作為草原重騎兵的坐騎。

close

猜你喜歡

古代短篇虐戀 短篇言情
古代短篇虐戀
古代短篇虐戀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古代短篇虐戀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古代短篇虐戀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