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皇上,請上龍椅

皇上,請上龍椅

皇上,請上龍椅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10 16:06

評語:這是一部最能化腐朽為神奇的小說,作者成功的給爛俗的框架賦予了妙趣橫生的血肉,語言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讓人越看越過癮,太好看了!

懷墨染和寧卿還有良辰三個人打扮了一番之后才出門去,寧卿聽說能夠贖回她的玉,開心的不得了,一路活蹦亂跳的。

忽然一個路過一個賣冰糖葫蘆的老大爺,寧卿拉著懷墨染的衣袖,非得讓她給買。懷墨染看著那紅彤彤的冰糖葫蘆,買了三串兒,一人一串兒,但是良辰死活都不要。

于是寧卿左手一只右手一只,懷墨染生平第一次吃這樣的東西,看了半天,還不停地問寧卿好不好吃。

寧卿一邊津津有味的吃著,一邊含糊不清的回答說:“好不好吃你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外面是甜甜的糖衣,里面很酸,越吃越酸,但這樣酸中帶甜的口感還不錯。不過路邊的行人紛紛向她行注目禮,讓她很是郁悶。

“喂……良辰,他們看我干什么?”懷墨染身子往良辰那邊靠,問道。

良辰附在她耳邊,低聲的說:“因為你穿的是男裝啊,這種東西只有小女生才會吃。”

懷墨染順著良辰的目光看過去,寧卿正左邊舔一下,右邊舔一下,吃的好不歡樂,看見懷墨染在看她,抬起頭來說:“看什么看?我才不給你吃呢!”

懷墨染和良辰對視了一下,然后很果斷的把剩下的冰糖葫蘆塞到寧卿手里。

說說笑笑間,三人已經站在醉月樓門口了。在醉月樓把寧卿的玉佩給贖了回來。

走出醉月樓的時候,寧卿在地上捧了一把雪,砸向懷墨染,于是三個人莫名其妙的開始打起雪仗來。

結果三個人就因為亂跑亂串,跑到了一個人跡罕至接近城外的一個地方。寧卿跑的歡快,腳下忽然被什么絆了一下,摔倒在地。

她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雪才蹲**身看是什么絆倒她的,結果蹲下來她就‘啊’一聲尖叫起來。

懷墨染跑過去,發現絆倒寧卿的是一個人,還是她很熟悉的人,那個人就是經常有門不走喜歡從窗戶飛進來的冷傲。

他躺在雪地里,臉色鐵青,雙目緊閉,也不知道他在雪地里躺了多久,睫毛上都有落上雪了。他左腹的衣服上有血漬,但是卻沒有繼續流血,應該天氣太涼給凍住了。

懷墨染摸了摸他的頸動脈,發現他還活著,于是讓良辰去叫馬車來。這里離重紫山莊和太子府都比較遠,如果是救命的話,這兩個地方都不適合去。

按照懷墨染前世的經驗,這大冷的天,受了重傷躺在雪地里還睡過去了,即使不死也永遠醒不過來了。

但是她沒有放棄,握著他的手用雪使勁兒的搓。

“他會不會死啊?”寧卿看著冷傲問道。

懷墨染搖了搖頭,道:“估計是沒救了,良辰的馬車怎么還不來。”懷墨染也有些著急了,脈搏雖然還在,但是冷傲的身子冷的像冰塊兒一樣。

等良辰弄來馬車,懷墨染把冷傲弄上馬車,去附近最近的醫館。

“你……你怎么可以……”在馬車上寧卿吞吞吐吐的說道。

懷墨染抱著冷的跟冰塊沒區別的冷傲,不停的搓他的手,為他取暖希望他的體溫快點恢復。

“你什么啊你,你想說什么就說啊!”懷墨染搓了搓冷傲的臉,沖寧卿說道。

寧卿的臉憋得通紅,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道:“你怎么可以抱別的男人!”

“原來是為這個,他那么帥我抱一下我又不吃虧的。”懷墨染說道。

寧卿紅著臉,大罵了一聲無恥便把臉轉到另外一邊,不理懷墨染了。

懷墨染笑彎了眼,但眼底藏著的那點落寞,是誰也體會不到的。馬車在季世堂停下來,良辰去把大夫拉過來為冷傲診治。

大夫神情凝重,讓人把冷傲先搬到內堂去。

因為房間里有兩個暖爐,冷傲的又開始慢慢的滲出血來。

季大夫拿著剪刀把冷傲的衣服剪開,露出傷口,手腳麻利的開始上藥止血,“還真是奇跡,這傷口看似兇險卻都沒有傷及要害,在雪地里凍了那么久居然還活著,這個人的意志力實在太可怕了!”

季大夫一邊說,一邊綁紗布。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他沒事了?那他什么時候會醒過來?”懷墨染問道。

季大夫站起身,走到水盆邊上,把沾滿血的手放在水盆里清洗,說道:“暫時不會醒,他失血過多,又在雪地里躺了那么久,要醒過來也不是容易的事。”

懷墨染從袖子里掏出一定銀子給季大夫,那季大夫收了銀子,吩咐了一個小童子來煎藥什么的,然后就讓懷墨染好好照顧冷傲,還說夜里他可能會發燒。

還讓懷墨染晚上多注意,弄不好會因為發燒而變成傻子。

寧卿還因為懷墨染在馬車上不正經而生氣,吵著鬧著要回去,懷墨染讓良辰送她回去。

晚上的時候,冷傲果然就開始高燒不退,良辰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去了就沒回來了。

懷墨染就一直照顧冷傲到天亮。

冷傲早上醒了一次,看見chuang邊趴著的人居然是懷墨染,眼中透出很復雜的光,右手不自覺的收緊,像是在極力的克制什么。

懷墨染的睫毛顫抖了幾下,緩緩地睜開,抬手遮住眼睛,想要站起身來,發現她半邊身子都麻掉了。

早上季大夫的童子送了藥過來,季大夫也來了,給冷傲診了脈,確定冷傲沒事了,還需要靜養一段時間。

懷墨染又留了一些銀子給季大夫,說:“我那個侍女昨晚沒回來么?”

“沒有回來。”季大夫的童子回答了懷墨染的問題,季大夫聳了聳肩膀就走了出去。

懷墨染心里忽然突地一下,“我有事先離開一下,你幫我好好照顧他一下,謝謝了!”說完便又塞了一些碎銀子給那個童子。

走出季世堂,她雇了一輛馬車回到太子府,她站太子府的大門口,看著大門大開著,卻沒有人。

走進去只看見大家都臉色沉重,行色匆匆,沒有注意到太子妃回來了。

她隨便揪住一個人問道:“出什么事了?”

那個嚇人一看是太子妃,臉色唰的一下變得像是看見了鬼一樣,倉惶逃走。懷墨染正在疑惑的時候,百里鄴恒陰沉著一張臉走出來,他身后還站著那個倉惶逃走的下人。

“昨晚上你去哪里了?”百里鄴恒冷著一張臉,十足十的冷面閻王,人見人怕。

懷墨染也被他這樣的表情嚇了一跳,“你吃錯藥了么,一大早的發那么大的火。”

“來人,給我把她抓起來,關進水牢里。”百里鄴恒怒喝一聲,轉身走人。

懷墨染愣在當場,‘抓起來’‘水牢’她腦海里就一直回蕩著這兩個詞,看著他轉身的背影,越來越遠,在那背影快要消失的時候,大喊道:“你憑什么這樣對我?”

但是百里鄴恒只是頓了一下,然后頭也不回的走了。懷墨染豈是好欺負的,這樣不明不白的冤屈她是不會受的。

“你們要是敢過來,我對你們不客氣。”懷墨染警惕的看著向她圍過來的家丁。

但是沒有人聽她的話,一人忽然抓住她的手臂,她神經繃得死緊,條件反射的擰過身子,一手抓住那人的胳膊,用力擰腰,一個過肩摔將那人摔出去。

“我說了,誰敢碰我一下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懷墨染神情冷冽。

那些家丁中,有一個站出來,一臉無奈的說道:“可是我們也沒辦法,娘娘得罪了。”那個人說完朝一些還在猶豫的人使了一個眼色,然后一群人撲了過來。

懷墨染避無可避,一著急,觸發袖中機關,暗器連環射出,兩人當場死亡,四人受傷。乘著大家還沒回過神來,她突圍而出,大門,出了大門她絕對不會再回來,去他娘的協議契約,這塊破玉愛取不取,她要跑路了!

自由,風一樣的自由,她這就來了!

她奔到門口,后背忽然一沉痛,她踉蹌一步,摔倒在地滾了兩圈才停下來。%.口傳來悶悶的沉痛,她左手放在%.口,搖搖晃晃的站起身。

轉過身來,看見美景眼中透著厭惡,還保持著攻擊的姿勢。

懷墨染冷笑一聲,偏過頭啐了一口,像極了***,也擺出了應戰的姿勢。格斗,又不是沒學過,如果真拼命了,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拽毛線拽!

不過懷墨染還是高估了自己這副身體,才挨了兩下,就有些支撐不住。

百里鄴恒站在不遠處,冷眼看著,好陌生的眼神,看一個仇人大抵也就是這樣的了!

這個時候,寧卿和良辰都跑了出來。寧卿臉上是痛恨,還有別的神色,不過懷墨染那里還有精力去分析這些人用什么眼神看她。

“你……利用我來暗殺瀟瀟姐對不對,我那么信任你,你居然又一次利用我。”寧卿憤憤的控訴道。

懷墨染自問把寧卿當成妹妹看待,對她可謂是最好的,最沒有戒心的,可是現在她在說什么?

始終和她們不是一伙兒的,沒有同伴,沒有朋友,沒有親人!天地之大,她孑然一身。

“利用?!你說的沒錯,本來就是利用和被利用的關系,百里鄴恒和我,我和你……大家都是在相互利用,孩子你還太嫩。”懷墨染無所謂的說著這樣的話,但內心卻不如面上的沒心沒肺,若無其事。

“閉嘴!懷墨染,你若是說誰指使的,我可以留你一個全尸。”百里鄴恒終于發話了。

懷墨染依然是似笑非笑,看著他。她從衣服上撕下一條碎布,將右手的傷綁得很緊,鮮血一下子就把布條染紅,這樣緊緊地纏住,血液循環不良,待會動手的時候也不會因為失血而消耗體力。

在一個就是因為緊緊綁住傷口有暫時抑制它的痛楚,這樣也方便帶回的格斗。

“太子真是大方,不過我要活著走出去,要是不能活著走出去,全不全尸也無所謂,反正也不是沒死過,死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可怕!”懷墨染擺好了姿勢,冷冷的開口。

百里鄴恒倒是顯得猶豫起來,他的眼中閃著復雜的神色。

close

猜你喜歡

玄幻女強 女生穿越 重生種田
玄幻女強
玄幻女強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玄幻女強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玄幻女強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女生穿越
女生穿越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女生穿越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女生穿越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重生種田
重生種田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重生種田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重生種田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