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暮云深處相思盡

暮云深處相思盡

暮云深處相思盡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01 03:04

評語:《暮云深處相思盡》人物性格方面刻畫的很不錯,寓意深刻,發人深思,千萬不要錯過超贊的。

標簽:

"平陽..."

大昭皇帝嘆了一聲氣,對著她僵硬的背影叫了一聲。

"兒臣,兒臣不怪父皇..."她沒有回頭,不想讓寵愛,放任了她多年的父皇為難,更不想讓他看到此時自己淚眼模糊的樣子。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平陽的腦子一片混沌,靈臺沒有一絲清明,她沿著鋪滿白雪的石階走下去。

走著走著,她又來到了掛滿垂柳的城池盡頭。

宮墻的墻角,堆滿了這幾日下的積雪,沒有人清理。

她跑過去,跪在地上,哭著一下接一下地扒著上面的積雪。

那些冰刺刺穿了她的手指頭,有殷紅的鮮血從她的手指尖上滴落下來,滴落到她的裙裾上,浸染成了一層層湖色的綢。

"為什么?為什么騙我?..."她扒累了,直接將臉貼在那些冰冷刺骨的積雪中,那些苦的咸的淚水全都滲入了那堆皚皚白雪里。

青鸞找到她時,整個人用手緊緊捂著嘴巴。

平陽的十根手指頭,沒有一根是完整的,上面沾滿了血跡,十分的駭人。她將她帶回了芷陽宮,給她蓋上一層又一層厚厚的錦被。

她的身子,已經凍得十分僵硬。

太醫趕到后,在里面救治了許久,總算是將她最后一口氣提了回來,這才算平安渡過了這個難關。

芷陽宮里,沉寂了好幾日。

"這個方子,是寒氣的..."

"這個方子,是給公主殿下補身子的..."

"這些藥并不苦,萬不可在里面加入冰糖一起服用..."

睡夢中,平陽好像聽到了暮云的聲音,她睜開眼睛,青鸞見她醒來,急忙朝她擠眉弄眼。

她不解地看著青鸞,爾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驀地坐起身子,掀開帷帳,見到了在認真吩咐宮女煎藥的暮云。

"殿下。殿下遭寒氣入侵,傷了五臟六腑,情勢危急,唐突了殿下,還望殿下見諒。"暮云見她醒了,躬身朝她解釋。

"不唐突,不唐突..."平陽笑了笑,眉眼間盡是笑意。

她笑著笑著,眸光落到了暮云的腰帶上,他往日里佩戴的玉佩換成了一個荷包。

平陽想起了父皇賜給他的親事,明亮的眸光又暗了下去,她冷哼一聲,放下手中的帷帳。

"你出去吧。"

帷帳里,傳來她很不高興的一聲喝令。

暮云怔了一下,爾后朝她回道:"下官告退。"

"殿下,太史大人他..."暮云走后,青鸞想要同平陽解釋,被她厲聲打斷,"我乏了,要歇息了。"

一想到暮云娶了別人,平陽的心口上就像是被一把刀剜著似的。而且,還在一滴滴地往下滴血。

實在可惡,她在心里想著。

青鸞告訴她,暮云一從徽州回來,便到她的芷陽宮來看她,還親自查看了太醫之前調配的藥方,才給她分出了這么幾味不同的藥方,能讓她的身子趕快好起來。

她什么都說到了,就是沒有說到暮云娶妻的事。那日她發了火,青鸞不敢再提起此事。

平陽低著頭默默喝下暮云調配的湯藥,也沒有開口問青鸞。她才不想問,也不許暮云再來看她。

病好后,她整日把自己悶在寢殿里,足不出戶。

"公主的病還沒好嗎?"

大昭皇帝問一旁侍立的內侍,他已經許久沒見到她了,也沒有聽說她有再去偷*看暮云的消息。

"稟陛下,已經好了,但公主殿下整日將自己關在寢殿里,不愿出門。"內侍躬身回道。

大昭皇帝的眉毛跳了一下,"太史去看過了嗎?"

內侍仔細回憶著,回稟他,"聽說,去過一次,不過被殿下攆出來了。"

"攆出來了?"

他以為自己聽錯話了。

"確是攆出來了。"內侍的身子躬得極低。

大昭皇帝去到平陽的芷陽宮時,她正在寢殿里逗著一只內廷進貢的鳥雀,她說什么那只鳥雀便跟著她說什么。

"父皇。"

見到他走進來,平陽側過臉喚了他一聲。

"身子好了?"大昭皇帝坐在她身旁坐下,滿目慈愛地看著她。

平陽逗著籠中的鳥雀,回他,"兒臣的身子已經好了。"

"心里,還不舒服?"他低聲問她。

平陽的手頓了一下,沒有回他的話,只當做什么都沒聽見。

大昭皇帝的身子往后一傾,若無其事地說:"暮云他又沒娶藺氏的長女,你還郁悶什么?"

"您說什么?"

這下,換了平陽看向他。

"你不知道嗎?"大昭皇帝一副無辜的樣子。

"你為何不告訴我?"平陽放下手中的狗尾巴草,站起身子問在一旁侍立的青鸞。

"殿下,您那日醒來時奴婢要同您說的便是這個,誰知您不讓奴婢說,奴婢便一直不敢說。"

青鸞小心翼翼地回著。

"云郎..."想起那日她將暮云攆了出去,平陽跑出芷陽宮。

"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給公主送一件衣裳過去?"大昭皇帝訓斥眼前怔住的青鸞。

"是,陛下。"

她趕緊應下聲來,拿了一件外袍后追了出去。

平陽跑到了翰林院外面,那時候午時已過,守門的小太監告訴她,"太史大人已經回去了。"

她急忙從翰林院外離開,暮云的馬車,駛出了皇宮宮墻。

"云郎,云郎..."

在馬車內翻看史書的暮云似是聽到了平陽的聲音,他將手中的書放下,掀起馬車的簾布,看到平陽提著身上冗繁的衣裙,朝他的馬車跑來。

她的一張小臉,被寒風刮得通紅。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