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懸疑 > 1號重案組之瀆職之罪

1號重案組之瀆職之罪

1號重案組之瀆職之罪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9-27 18:09

評語:作者的想象力真不是蓋的,這樣的情節也許一般人想象不出來的吧,跌宕起伏的經歷和各種人物性格的分配,讓故事變得精彩萬分,推薦指數5顆星,是各大書荒的福音哦,好故事一定莫要錯過!

第二天上班,江一明和周挺開車去北市,這座城市他們來過太多次,就像自家的花園一樣,太多嫌疑人與北市有關,所以,他倆利用導航,很快就找到北海溫泉大酒店。

因為是在自己的地盤上,他們沒有打電話給當地的同行來協助,只要查看一

下北海溫泉大酒店的監控錄像,就能證明楊思是否在犯罪現場,所以,不必麻煩當地的刑警。

北海溫泉大酒店是四星級酒店,監控設備非常完善。在大堂經理的指引下,江一明和周挺來到28樓的監控室,大堂經理把他倆介紹給值班的保安,三個保安都說認識他倆,熱情地和他倆握手。

他倆已從總臺的服務員那里查到楊思的入住信息。楊思于8月26日下午住進酒店的1707房,和她同住一起的是史香琪,倆人都是用身份證登記入住的,于27日11:30退房。

江一明擔心有和楊思相貌相同的人,拿著楊思的身份證入住,所以,必須查看監控錄像,才能確定是不是楊思本人,很多嫌疑人用這種瞞天過海的方法,騙過登記入住的服務員,不得不防。

保安很快就找到他們想要的錄像,錄像很清晰。錄像顯示:楊思于26日16:25:10走進酒店的大堂,手里只拿著一個小提包,身后跟著身材高挑花容月貌的史香琪,他們用了五分鐘就把入住手續辦好。

他倆是這里的常客,總臺經理都認識他倆,史香琪是省城的三線演員,不少人認識她。但是她很不敬業,苦活累活絕對不干,演保姆、清潔工、站街女之類的配角也不干,因為有楊思這棵搖錢樹在,她幾乎隨心所欲,活得瀟灑自如,讓她的同行姐妹嫉妒得紅眼睛。

登記完之后,楊思和史香琪乘電梯來到1707房,18:23倆人走出房間,來到酒店門口,被一輛北A16039有寶馬車接走,直到27日凌晨1:25才回到1707房。27日上午9:10,他倆下樓在酒店的餐廳吃早餐,之后又回到房間,直到11:30才神色匆匆地來總臺退房,然后開著他的奔馳350回到長江市。

江一明把錄像復制下來,準備帶回去讓呂瑩瑩去鑒定是否仿造。回隊之后,呂瑩瑩接過江一明的U盤,用識別軟件進行鑒定,她認為錄像不是仿造,這樣,楊思就有不在場證明了。

江一明想:26日是周六,不是工作日,楊思為什么要帶史香琪去北海溫泉大酒店去呢?難道是去會友嗎?是不是楊思想帶史香琪去炫耀一下呢?按理說楊思不是那么輕浮的人,何況他和史香琪在一起已經將近一年了,幾乎每個朋友都知道他交了個演員女朋友。

楊思有不在場證明,暫時可以排除他的嫌疑,必須重新尋找線索。

吳江和小克走訪了楊敏的表姐葉小麗,因為她和楊敏的通話很頻繁,雖然不能把她當作嫌疑人,但是,她肯定和楊敏的感情很深,否則不可能頻繁通話,并且通話時間都不短,最短的一次是五分鐘,最長的一次將近一小時。

吳江和小克來到市文體局找楊敏,她是文體局的文秘,正科級干部,主要負責撰寫領導的發言稿和各種文稿,她比楊敏大兩歲,有自己的獨立辦公室,她很想退休,但是領導不放,只好透支體力繼續為流水般的領導服務。

吳江和小克走進她的辦公室,她抬起頭看看他們,疑惑地問:“你倆是市局刑警隊的嗎?”

“對,我來之前已經給你打過電話了。”

“哦,您看,我忙得把這事給忘了,唉,年紀大了,腦子不好用了,可是領導就是不肯放過我,現在大學畢業的文科生多如牛毛,都想進我們的單位,結果招了好幾個,都不好使……來,請坐。”她有點自我表揚的意思。

吳江和小克在沙發上坐下,她在對面坐下。葉小麗中等個子,雖然已經是半老徐娘,但是皮膚仍然光滑細膩,身材也沒有走樣,臉色紅潤,眼睛閃亮又有神,散發著儒雅的氣息。

“楊敏一家被電死了,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啊,唉——”她仰頭長長地嘆一口氣,然后又低頭看著吳江,“你看,我的黑眼圈又出來了,都是我表弟一家慘死造成的,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啊!”

吳江認真一看,她果然有淺淺的黑眼圈:“你和楊敏的感情很深吧?因為你們通話很頻繁,而且通話時間很長。”

“當然,我沒有弟弟,只有一個妹妹,我把楊敏當作親弟弟看待,并且為我們家族有一個這么優秀的男人感到自豪。”她的聲音低沉沙啞,也許是悲傷過度造成的。

“楊敏和你感情那么好,他應該會把心里話跟你說吧?”

“對,他經常向我傾訴他工作和家庭中遇到的煩惱,我就耐心地勸導他,他被勸導之后,都會很開心,就像患有心理疾病的患者,從心理醫生的診療室里出來一樣,他是個一點就通的聰明人。”

“他也會有煩惱?”

“是人都有煩惱,哪怕是總統,薩達姆和卡扎菲有煩惱吧?”

“嗯,你說得對!楊敏有什么煩惱,比如……”

“比如說他要求太高,楊千思頑皮,不聽話,學習成績不好,還有楊思貪玩,等等,我呢,就叫他別太追求完美,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不管誰的人生都不可能完美,他已經做得很好了。最難得的是他特別有愛心,每年都會出巨資幫助需要幫助的弱勢群體……”

“這些我們已經了解了,我們來拜訪你,是想了解他是否有仇人。”

“這我不知道,應該沒有吧?”她稍稍低下頭,進入思索狀態,忽然抬起頭說,“如果有的話,可能是可楊靜,不過,這種可能性不大……”她意識到自己失言,趕緊打住。

“你怎么了?楊靜是誰?”

“對不起,我不想提她。”

“楊敏一家是被人謀殺的,你和楊敏那么好,難道你不想讓他在九泉之下安然瞑目嗎?”

“謀殺?怎么可能……好吧,其實楊家人都不想提起楊靜,我姨夫楊如鐵一再交代我不許和她來往,久而久之,我已經把她的名字從我腦海里刪除了,我姨夫非常關照我們一家,我肯定要聽他的話。”

吳江沉默著,鼓勵她說下去。

“楊靜是我姨夫的女兒,她排行第二,今年35歲,她18歲那年,愛上了她的語文老師李銳,我姨夫知道后非常生氣,認為李銳不配當他的女婿,他把李銳告到江東區教育去,說李銳**楊靜,局長找李銳談話,李銳承認他也愛上了楊靜。

“李銳還承認他和楊靜發生了關系,是楊靜主動要求的,并不是**,不信可以找楊靜對質。但是,一般情況下,是不許發生師生戀這種事,因為楊靜差兩個月才到18歲。局長為了討好楊如鐵,把李銳從市第一中學調到第24中學,在圖書館當個管理員,不許他教書。

“但是,空間隔不開他們火熱的愛情,楊靜知道情況之后,立即輟學,在24中學外面租房,和李銳過起同居的生活,不久,楊靜懷孕了,但是,因為不到結婚年齡,計生辦不給他們辦準生證。

“這難不倒這對情深似海的小夫妻,他們躲起來,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嬰,當然,這一切我姨夫都不知道,直到楊靜把一歲大的兒子抱到楊敏家里時,我姨夫才知道,我姨夫極其惱怒,叫楊靜立即滾蛋,一輩子也不要進他的家門。

“楊靜以為我姨夫會看在外甥的面子上,原諒她,但是,她錯了,我姨夫是一個非常固執的人,是典型的封建社會式家長,不管誰忤逆他的意志,就要受到他的懲罰,楊靜哭著跑出家門,那天下著寒雨,楊靜緊緊抱著兒子一路走回家,結果她和兒子都患了重感冒。

“從此,楊靜再也沒有踏進過我姨夫的家,那是2001年的冬天的事。當然,這時楊靜還沒有對我姨夫徹底失望,甚至有點后悔年少不懂事,如果和李銳長久地戀愛下去,打迂回戰,總有一天會融化我姨夫心里的堅冰,所以,她對我姨夫依然抱有希望。

“但是,有一次,好像是2009年夏天的晚上,楊靜酒后開車,把一個下班的工人撞倒,他的身子被撞之后,飛到隔離的欄桿上,之后才落地,他名叫紀陽剛。楊靜下車查看紀陽剛,只見他捂著肚子說不出話來,楊靜因為要趕去接在老師家學鋼琴的兒子李曉山,而且沒有看見紀陽剛流血,以為沒事。

“于是給他5000元現金,和電話號碼,叫他自己去醫院檢查,她會負責所有醫療費,就這樣,她開車走了,紀陽剛一小時之后,才被路人送到醫院檢查,結果,他竟然被撞破脾臟,醫生說是鈍器打中了他的脾臟,因為脾臟大出血,醫生只能把他的脾臟給割掉。

“醫生為紀陽剛報警,交警趕到醫院了解情況,然后調閱了中山路口的監控錄像,結果發現肇事車是楊靜開的,交警趕到楊靜家,傳喚了她,楊靜半夜被交警叫醒,這才知道她闖下了大禍。

“楊靜當時想紀陽剛可能是來碰瓷的,沒想到事情會這么嚴重,脾切除后將使人的機體清除血中細菌的能力下降,免疫功能受損,調理功能受到影響,對身體傷害非常大,體力會大幅下降,嚴重的話會影響壽命,如果某人被打至脾臟破裂,是幾級傷殘?”她停下來問吳江。

“一級傷殘,打人者要負刑事責任,可以判刑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吳江回答。

“因此,紀陽剛的新婚妻子和父母要求楊靜賠償80萬元人民幣,否則要告她肇事逃逸,如果楊靜沒辦法拿出這筆錢,她將要在監獄呆上幾年,楊靜和李銳答應賠錢。

“但是,只有李銳一人上班,楊靜從小嬌生慣養,加上沒有專長,去工廠打工又怕累,只在家里相夫教子,當全職太太,所以,他們沒有任何存款,不僅如此,她還把大部分的錢花在李曉山身上和還房貸上,根本拿不出錢。

“這時,楊靜想起了我姨夫,她認為他肯定不會讓女兒去坐牢,于是向我姨夫借錢,結果,我姨夫不僅一文不給,還被他臭罵了一通。楊靜只好向楊敏求救,但是,楊敏比我姨夫更狠心,不僅不借錢,還打了她一耳光。

“楊靜捂著發燙的臉,哭著跑出了楊敏的家,這個曾經溫暖過她的家,像狼窩虎口,她只有想逃離的念頭。她對他們的冷漠無情徹底絕望。最后,只好把房子賣掉,再東借西湊,賠給紀曉山,才免于牢獄之災。

“楊靜把交通事故處理完之后,立即在長江晚報上發布公告,和我姨夫、楊敏、楊思斷絕關系。楊靜心氣很傲,把兒子送到離家最近的學校上學,自己去廣州進牛仔褲,在夜市擺地攤。

“李銳晚上也一起陪她賣**,三年后,她辦了一個小型的牛仔褲加工廠,經過幾年的努力奮斗,他們的靜銳公司已經擁有上千萬的資產,當年借錢給她的朋友,她全部雙倍償還。

“因為楊靜登報絕親的事,市民都來討伐我姨夫和楊敏,一度讓楊家將公司的名譽受損,還有客戶自動退掉想要購買的儀器,所以,我姨夫一家視楊靜如巫女,甚至揚言要燒錢搞倒靜銳公司,不過有沒有付諸行動,我就一無所知了。我相信我姨夫不會那樣做,楊敏應該也不會,畢竟血濃于水嘛。”

“如果楊敏真的這樣做了,楊靜會怎么樣呢?”吳江試探著問。

“憑楊靜的個性絕對不會坐以待斃,那丫頭的性格和我姨夫一模一樣,非常倔強,肯定會瘋狂地反擊。”她憂心忡忡地說。

“果然無情最是帝王家,楊如鐵父子怎么會那么冷酷無情呢?錢對于他們來說只是個數字,掙錢只是游戲。”吳江搖搖頭,覺得不可思議。

“有時我也覺得我姨夫和楊敏太過分了,金錢哪有親情重要?何況只有一個女兒。不過,我姨夫對我們一家就很大方,借錢給我們買房子,送我兒子去英國讀書。”

“好了,謝謝你配合我們,以后我們可能不會來拜訪你,你要記得把我的電話存起來呵。”吳江和她握手告別。

走出文體局之后,他倆驅車向楊靜的公司駛去。楊靜的公司在東江大廈。大廈位于江西大道128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由區政府和臺商柳明利合資建造的,雖然十分破舊,但是因為地理位置好,價錢又便宜,得到許多小公司的青睞。

靜銳公司位于1206室,走進大廈的大堂就可以看見各個公司位置的示意圖,吳江和小克乘電梯來到1206室,前臺沒有人,他們直接去總經理室找人,門是關著的,小克敲了幾下之后,聽到一聲清脆的聲音:“請進——”

他倆推門而入,看見一清秀的少!*坐在沙發上和一個女孩說話,茶幾上擺著一張圖紙,應該是服裝設計圖,她們在討論著什么。

少!*站起來,疑惑地看著吳江和小克,吳江走上前去自我介紹道:“我們是市局刑警隊的,我叫吳江,這是小克。”

“哦,兩位警官光臨寒舍,有何指教?”她擺出一副看似客氣,實則反感的姿態,看樣子她真不是一個好說話的女人。

“我們刑警隊想訂購1000套牛仔褲和牛仔衣。”小克看她很不舒服,想戲弄她一下,果然,她聽了之后,瞬間眉開眼笑,趕緊上來和小克握手。

“別聽他的,我們的制服都是國家統一制作的。”吳江瞪小克一眼,小克俏皮地眨著雙眼,意思說對付這種女人就應該這樣。

“沒關系,生意不成情義在。”楊靜說完轉身對她旁邊的女孩說,“小雅,你先出去一下,等一會兒我再打電話給你。”

小雅托一下眼鏡框,點點頭走出去。楊靜看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口之后,對吳江說:“吳警官,你們請坐。”語氣淡淡的,腦子不知在想著什么,仿佛在夢游,難道她還在想設計圖的事嗎?

“你是楊靜吧?”吳江坐下后,開始詢問。

“是的,請問你們找我有什么事?”

“楊敏一家被電死了,你知道嗎?”

“誰叫楊敏?我不認識!”她一聽到楊敏的名字,似乎一股怒火沖上眼角眉梢,可見她心里還把楊敏當作仇人,什么樣的仇恨連他死后都不可原諒?

“別自欺欺人了,楊敏一家是被人謀殺的。”

“這與我有什么關系?我們早已形同陌路。”她的嘴角翹起,得意中帶頭譏諷,本來有兩個好看的小酒窩,此時看起來卻有點猙獰。仇恨不僅會讓人的外形變形,也會讓心靈扭曲,是非常可怕的魔鬼。

“雖然你已經登報斷絕親人關系,現實中也沒有交集,但是,因為他們一家被人謀殺,在我們的眼中,你和楊敏一家就有關系了。”

“什么意思?我已經七八年沒有見過這個人了,怎么會有關系?”

“因為你有殺人動機。”

“你憑什么這樣說?”

“憑你和他之間的強烈矛盾,聽說你們斷絕關系之后,楊敏還花錢想整垮你的公司,這是真的嗎?”

“哼,你以為他有幾個臭錢就能為所欲為?憑他的能力,想整垮我的靜銳公司,簡直是癡人說夢!”

“楊敏到底有沒這樣做過?”

“當然有,他是花了不少挖走我公司的主干,特別是設計師,還有慫恿我的競爭對手降價,逼我也跟著降價,但是,我不僅沒有降價,還提價了,因為客戶非常信任我公司產品的品質,他花錢整我是拿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最后,他可能撐不住了,或者沒有心思再和我斗下去,灰溜溜地逃跑認輸了。”

“因此,你懷恨在心?”

“對,我殺他的心都有了!”她咬緊牙關,臉上的輪廓微微扭曲。

“所以,你就殺了他一家?”

“胡說!我根本不屑與小人爭斗,更不能殺他,我嫌他的血弄臟我的雙手。”她伸出雙手,自我欣賞著,好像她手是精美的白玉。

“請問8月26日上午9點到11點你在哪里?”

“你這是要*提供不在場證明嗎?”她并不生氣,已經平靜了許多。

“對,否則很難洗脫你的嫌疑。”吳江不知道為什么她的變化這么快,難道她是個喜怒無常的人嗎?不,如果是的話,她不可能用七年時間從一貧如洗發展到資產上千萬。

“當時我在公司上班。”

“你肯定?那天是周六,周六要上班嗎?”

“我沒有周末和假期的觀念,連除夕都在給顧客發紅包,發得我手軟眼睛痛,當老板要比員工付出加倍的努力,否則,我會這么顯老嗎?”

吳江沒有回答她,站起來,叫小克走。楊靜沒有送,看他們走出辦公室的門之后,把門關上了。

吳江和小克來到東江大廈的監控室,調閱了當時的錄像,結果證明案發時間楊靜在公司上班,她是上午9點來上班,中午12點離開的,和她一起離開的是剛才那個戴眼鏡的女孩。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短篇 驚悚恐怖 懸疑推理 都市異能
現代短篇
現代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現代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現代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驚悚恐怖
驚悚恐怖

精彩100小說網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驚悚恐怖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驚悚恐怖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懸疑推理
懸疑推理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懸疑推理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懸疑推理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都市異能
都市異能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都市異能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都市異能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