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懸疑 > 1號重案組之復仇詭局

1號重案組之復仇詭局

1號重案組之復仇詭局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9-27 18:08

評語:強烈的代入感下,讓讀者有身臨其境的感覺,不管是從文筆、文章的結構、人物的描寫。都把每個人寫的入木三分。很棒

“說說吧,那天晚上你和誰一起去了明皇谷?去干什么?”吳江坐在村委會的會議室里,望著對面的邊堅水問。

“那天我沒有去明皇谷,而是去了梁山村。”他看著吳江,希望得到他的信任。

“梁山村?有人看見騎摩托車往白水瀑布方向駛去,這你怎么解釋?”

“吳警官,我們村背后有兩條路,左邊的一條通向梁山村;右邊的一條通向大灣村,中間一條通向白水瀑布,我和我的朋友宋大明去梁山村找旭兵喝酒。”

“喝酒?深更半夜的,騎著摩托車去8公里之外的梁山村喝酒,你當我是傻子啊?”

“真的,不信你可以去調查。”

“好,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你在哪個地方喝酒,喝到幾點回來?”

“我們在梁山村的關根餐館喝酒,一直喝到凌晨3點,才和宋大明一起回宋莊。”

“宋大明是哪個村的?”

“就是我們村的。”

吳江想了想,叫關山林打電話給宋大明,把他叫到村委會辦公室來,關山林點點頭,當著大家的面打電話給宋大明,叫他來村委會一趟,宋大明答應馬上來。而邊堅水的表情十分焦慮,雖然盡力隱藏著,但是被火眼金睛的吳江看出來了。

一會兒,宋大明來了,吳江叫車益青看住邊堅水,他和小克把宋大明安排到秘書辦公室去詢問。

宋大明是個年輕人,今年31歲,樣子老實本分,他被吳江一問,心里發虛,便坦誠地吐露實情,他說那晚邊堅水叫他和他一起去找旭兵,三人匯合之后,在梁山村的關根餐館吃了夜宵,三人共喝了一瓶白酒,然后向象鼻山進發。

他們通過打洞取泥的方式,探測到象鼻山的流泉谷有一座古墓,深埋于4到5米的地下,可能有寶物。

于是,吃完夜宵之后,三人帶著挖掘工具和探測工具,開始挖墓。因為墓地離梁山村只有1.5公里,他們只能選擇晚上挖掘,天亮之后,他們挖了一個4.5米深的坑,但是,沒有發現有墓葬。

他們只好放棄,騎摩托車回到宋莊。第二夜里,他們接著挖,挖到5米深時,才發現有墳墓,墳墓高約1.8米,寬約3米,長約6米,根據經驗判斷:這是一個小地主的墓葬,因為規模較小。

他們找到一個已經腐爛的棺槨和主人的骸骨,并在棺材中找到兩個青花瓷茶盅,兩個茶盅都有裂痕,邊堅水說不知道有沒價值,必須拿去簽定才能確認值得多少錢。

他們把墳墓用泥土填好之后,已經天亮了,他們把這兩個茶盅交給邊堅水保管,因為他在古董市場有銷售渠道,而且跟古董鑒定家有交往。就這樣,他們帶著茶盅回到宋莊。

宋大明和邊堅水的說辭完全不同,那么,到底誰在說謊呢?吳江認為邊堅水說謊的可能性極大,因為,為了保護他的茶盅,同時為了不再因盜墓被判刑,所以,他不敢對警方說真話。

吳江叫宋大明先回去,他重返會議室,逼邊堅水說真話,在強大壓力之下,他承認宋大明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們押著邊堅水回家,叫他把盜得的茶盅交出來,邊堅水被逼無奈,只好把鎖在保險柜里的茶盅拿出來,交給吳江。

茶盅用綠色絲綢包裹著,裝在一個小木盒里,吳江打開之后,看見兩個像拳頭一樣大小的茶盅,上面沾著泥土,茶盅外面是黑色,里面是淡青色,兩個茶盅的肚子都的不同長短的裂痕,看上去年代已久。

吳江準備把茶盅交給羅進,讓他拿到實驗室去,用儀器可以分析出它的出土時間和哪個朝代的茶盅。

吳江手擔心這又是邊堅水設置的障礙,必須找到旭兵查證,于是,他們把邊堅水押上車,開車向梁山村駛去。

梁山村位于魔鬼山的西面,海拔310米,離宋莊8公里,十幾分鐘之后,他們就到達目的地。梁山村也屬于銀河鄉派出所管轄,車益青對這個村的情況非常熟悉,知道旭兵的家在哪里。

車益青直接把警車開到旭兵的家門口,小克坐在車上看守邊堅水,吳江和車益青進去找旭兵,旭兵正好在家吃午飯,他看見車益青,就知道事情不妙,臉色刷地一下白了。

吳江叫他不要怕,只要把話清楚就好了。旭兵是個30歲剛出頭的年輕人,他老老實實地交代了一切,和宋大明所說的完全一樣。交代完之后,又帶著他倆去盜墓的地方指認現場。吳江看到墳墓上方的新土印著三種不同的鞋印,和邊堅水、宋大明、旭兵的足跡相同,覺得他們所說是真的。

因此,邊堅水就有不在場證明,可以排除他的嫌疑,但是,邊堅水再三到處盜墓,不肯悔改,必須把他關進拘留所,對他進行立案調查。

于是,他們押著邊堅水回市里,把邊堅水關進河東拘留所,等候處理。

江一明和周挺走訪了9家文身店,老板都說他們沒有看見過這種文身,從照片上看,這可能是十幾年前,或者二十幾年前的文身,而且紋工特別精致,不是一般的師傅能接這樣活。

如果是這樣的話,文身師傅可能已經退休,甚至去世,那么,這個很有價值的線索就斷了。江一明更擔心死者是在別的城市文身,如果這樣就無法通過這條線索找到尸源。但是,他們不氣餒,繼續走訪,他們相信總有人知道這個文身出自哪個師傅之手。

呂瑩瑩網上的失蹤人口信息庫中尋找尸源,但是,她找了兩天都沒有適合的對象。

羅進在死者的胃內容物里發現地頭菜的成分,而地頭菜是長江市的特產,別的地方沒有,如果有也是用它制成干,在網上賣的。

不過這不太可能,因為地頭菜非常稀少,藥用價值和營養價值極高,新鮮的葉子要賣12元一斤,貴的時候25元一斤,雖然只是一種青菜,但比有的海鮮還貴。如果制成干最少200元以上,所以,羅進判斷死者是本地人。

三天過去了,重案組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江一明的手機響了,這是他辦公室座機呼叫轉移來的電話,是江北區紅旗街派出所的電話。江一明接通電話之后,對方問:“是江隊吧?”

“對,我是江一明。陳所,你有何指教?”

“江隊,我哪敢指教你?有個少!*來我們所里報失蹤,說他老公失蹤兩天了,電話打不通,問遍親朋好友,都不知道去哪里。她說的失蹤人的信息,和明皇谷的死者很相似,請派人來核查好嗎?”

“太好了!你把報案人留住,我和周挺馬上過去,謝謝啦。”江一明和陳建明所長是老相識,他江一明大五歲,是一個經驗豐富工作細心的好警察。

紅旗街派出所位于江北中路,離市局比較近,但是,江一明和周挺在江南區走訪,離紅旗街將近20公里,為了快點趕到,周挺把車開得很快,江一明叫他開慢點,他才放慢車速。

半小時之后,周挺把警車開進派出所大院,陳建明站在二樓的走廊上看見他倆的車駛進來之后,從二樓走下來,到門口迎接。

“江隊,好久不見!”陳建明緊握江一明的手。

“是啊,太忙了,除非公事,真是難得見上一面。”江一明感嘆著,“報案人還在在嗎?”

“當然,有你的一句話,我就得把她當寶貝兒養著。”陳建明調侃著走進一樓的接待室。這是一個寬敞溫馨的接待室,里面有專門負責接待的女警。沙發上坐著一個少!*,她低著在苦思冥想,酒紅色的長發半掩去她的臉龐,看見他們走進來,茫然地望著他們。

江一明這才看清她的五官,她的臉像蓮藕一樣白皙,五官小巧精致,尤其是那張櫻桃小口xing1感十足,但是,她的美貌背后隱藏一絲淡淡的憂傷和頹廢,神情木然而焦慮。

“江隊,這就是報案人——丁妍。具體情況你親自問她吧,我來泡茶。”陳建明說罷去抽水燒茶。

江一明在丁妍的對面坐下,她穿著一身米白色的真絲連衣裙,裙擺邊上繡著一串串紅色的玫瑰花,非常精致,可見她是一個有錢人家的老婆。但是,她的雙手瘦得像干柴,好像幾年沒吃飯似的。中國不知有多少女人,為了保持身材苗條而強迫自己不吃飯不吃肉,瘦得像木乃伊。

“我是市局刑警隊的江一明,請問老公名叫什么?”

“池野。”她淡淡地說,也許是心情沉重吧,她似乎不愿意多說一句話,像林黛玉初進賈府。

“他多大年紀?”

“1972年8月5日出生,今年45歲。”

“身高和體重分別為多少?”

“180厘米,體重大約80公斤。”

“右肘上是不是文有兩條銀環蛇相斗的刺青?”

“你……怎么知道的?你認識我老公嗎?”她愣了一下,并沒有意識到她老公已經死去四天。

“丁女士,我很不幸地通知你,池野可能被謀殺。”

“這……這,怎么可能?”盡管她不相信,但是,眼淚依然從她的眼睛里奔涌而出,看來她不愿意相信。

江一明不太相信丁妍是池野的妻子,因為她比池野最少小15歲,也許丁妍保養得很好,皮膚水靈白嫩,看上去才25歲左右,真實年齡應該有30歲。

“但愿那個死去的人不是你老公,請跟我去市局辨認一下尸體,只有得到你的確認,我們才敢做出判斷。”江一明站起來要走,陳建明叫他喝幾杯茶再走。江一明笑著說,“陳所,改天吧,有空到我辦公室去,我泡茶給你喝。”說完揮揮手,走出接待室。

周挺走在前面,丁妍走在中間,江一明走在后面,他目測出她的身高最少170厘米,體重不會超過48公斤,走路像模特,莫非她是模特出身?身材和池野倒很般配,可惜年齡不相配。他忽然想起宋婉晴,因為他也大宋婉晴6歲。

到了刑警隊之后,江一明帶她去法醫中心,她好像有點害怕,腳步遲疑,神色慌張,江一明放慢腳步,對她說:“不要怕,人死如燈滅,這世上沒有鬼神。”

有了江一明的鼓勵,她似乎勇敢了一些,但是,走得還是很慢,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樣,軟綿綿的。

到了法醫中心之后,江一明叫羅進把冰柜打開。羅進點點頭,輕輕拉開03號冰柜,把裹尸袋的拉鏈拉開,讓丁妍辨認。丁妍開始閑著眼睛不敢看,呼吸急促,腦子一片空白,但是,在江一明的鼓勵下,她終于鼓起勇氣睜開眼睛。

丁妍一看,瞬間睜開大眼,眼珠凸出眼眶,好像看見怪物一樣不可思議,接著淚如雨下,喃喃地說:“是他,是我老公……”她不敢靠近尸體,而是后退兩步,然后捂著雙眼跑出去了。

江一明趕緊追出去,他怕她想不開。他見過許多來認尸的家屬,像她這樣不敢靠近尸體的人極少數。當然,每個面對晴天霹靂的噩耗的反應是不同的,一下子很難說她和池野沒有感情而不敢靠近他。

丁妍跑到市局門口時站住了,她回過頭來看,發現江一明跟在她背后,等江一明走到面前,她問:“江隊,我老公真的是被人謀殺嗎?”她沒有看見池野背后的傷口,只看見三腔的縫合線,當然不能確定池野是被兇手用刀刺死的。

“對,兇手是用水果刀從池野左背捅進他心臟的,一刀致命,死在宋莊上面的明皇谷里。”

“你們能把兇手抓獲嗎?”她可憐巴巴地望著他。

“當然能,只是時間問題,不過,這需要你的配合。你會好好配合我們嗎?”

“肯定會,你需要*做什么,盡管說。”她擦去淚水,使勁地點點頭。

“那就好,請到我辦公室去,我想**了解池野的過去和現在。”

江一明走在前面,丁妍跟在后面,來到了江一明的辦公室。坐下之后,江一明打電話給周挺,叫他進來做筆錄。

一會兒,周挺進來了,丁妍并不反感周挺,反而感到心安,因為多一個警察在場,便多了一份安全感。她常常想:如果哪天當上了公司的老總,她就雇一個退伍軍人當保鏢,天天守護著她。

江一明去燒水泡茶,這已經成為他的待客習慣。他按水電磁爐上的燒水鍵之后,抬起頭問:“池野是從事什么職業的?”

“他和別人合伙開了一個財務公司,名叫城市財務公司,就是為資金困難的小企業或者私人提供資金的,當然,利息會高過銀行的三四倍。”

“公司的經營情況如何?”江一明知道這種公司的日子很難過,主要是經濟下行,造成資金收不回來。因為這種公司借給企業或者私人的錢一般都會超過抵押物資一倍,甚至兩倍,而且利息非常高,足以讓一個企業破產。

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2016年4月13日,吳學占在蘇銀霞已抵押的房子里,指使手下拉屎,將蘇銀霞按進馬桶里,要求其還錢。2016年4月14日,由社會閑散人員組成的10多人催債隊伍多次辱罵、毆打蘇銀霞。

蘇銀霞的兒子于歡目睹其母受辱,從工廠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一陣亂捅,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債人員被捅傷。其中,杜志浩因未及時就醫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另外兩人重傷,一人輕傷。

于歡的行為得到了廣大網民的同情,都說殺得好。這事驚動了中國最高檢察院,并派專員督辦此案。池野會不會因為催債的手法與吳學占相似,導致兇手對他下手呢?

雖然從表面上來看,池野是因為挖到寶物被人殺害,但是,這也可能是兇手偽裝的。如果兇手反偵查能力極高,那么,這一切完全可以偽裝出來,包括池野三個指尖和左手掌上的劃痕,從而讓他們迷失偵查方向。

“情況不太好,借出去的錢一大半要不回來,更別說利息了。可我們的錢也是向親朋好友以較低的利息借來的,我們也被逼得走投無路。”

“池野有仇人嗎?或者說他得罪了什么人?”

“我不知道,他不讓我管公司里的事,幾乎不讓我和他生意上的朋友相處,也許是為了保護我吧,畢竟公司是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她淡淡地說,似乎早已料到池野會有今天的下場,而且,她眼里的悲傷已經淡了許多,一個剛剛死了老公的寡婦,有這么快就撫平創傷嗎?

“你們是夫妻,你應該最了解池野才是,怎么能說不知道呢?”

“我是他的第二任老婆,和他結婚還不到兩年,我真的不知道他得罪了誰,請你相信我好嗎?”她真誠地望著江一明。

“池野已經死了四天了,你怎么今天才來報案?”

“我去日本旅游了一星期,昨天才回家……”

“你在日本就沒有給他打過電話,或者發過信息給嗎?現在微信很方便,視頻和通話都不用錢。”

“我發過信息給他,他也回復我了,直到5月31日我才發現他失聯了。”

“你打過池野的手機嗎?”

“打過啊,從昨天下午開始,我就不停地打他的電話,都是無法接通。”

“你把池野的手機號報給我,讓我撥打一次看看。”

“啊……我老公不是死了嗎?撥打他的電話有什么意義呢?”她覺得江一明的要求匪夷所思。

“你不懂行,我沒空向你解釋,你把池野的手機號報來吧。”

于是,丁妍報出一串數字,江一明把它輸入手機的撥號盤里,撥打出去,結果系統傳來語音:你所撥打的號碼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短篇 重生復仇 懸疑推理 都市異能
現代短篇
現代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現代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現代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重生復仇
重生復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重生復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重生復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懸疑推理
懸疑推理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懸疑推理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懸疑推理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都市異能
都市異能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都市異能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都市異能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