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刀戈弄影

刀戈弄影

刀戈弄影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8-16 12:22

評語:每個角色都寫的有血有肉的,讀來熱血沸騰,作者實力顯而易見,實力推薦,很贊。

尚不知情的向榕露出愜意的一抹笑,眼神看向趙捕頭寬厚結實的虎背,心里莫名的崇拜,這就是男人應該有的樣子,熱血豪邁,氣勢如虹,不拘小節,該出手時就出手,不拖拖拉拉,任何悍匪暴徒只有下跪求饒的份!

“班頭,依我看......”向榕話音未落,只見趙捕頭龐大的身軀,像一灘爛泥滑落在地!

他頓時啞然,目瞪口呆的看著露出身影的秀才,這秀才不僅面目完整,毫發未損,手中的匕首還在向下滴著血。

很顯然,是那秀才刺中了趙捕頭,可是......可是他的頭明明被罩住了,怎么可能還看的清?

向榕慌了神,手足無措的向后退了兩步,身后就是衙門的高墻,已無路可走,班頭又倒下了,他無心再戰。

此時他真的需要一把刀,哪怕是把菜刀!

日頭接近西山,一抹斜陽直射在那秀才臉上,他耳朵上的銀環閃閃發光,臉上的血紅色油彩鮮艷奪目,但令人咂舌的是那兩只眼球竟也反射出黑白相間的光芒。

向榕啞然,看著秀才那張詭異的臉呼吸變得急促,他到底還是不是人,哪有人的眼球還能反光?僵尸嗎!

冷清的衙門街忽然變得熱鬧起來,三兩行人和商販有說有笑款款而來,他們或是推著獨輪車,或是趕著牛車而歸,路過衙門口時,起初無人注意到那里的異常,向榕也是面無表情,并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

他心驚肉跳的看著不斷增多的行人,小聲嘟囔道:“遭了!”

秀才打扮的人腦袋僵硬左右擺了擺,突然**微微一屈,直直跳起,像極了僵尸,一躍兩三丈高,落到附近的房頂后,又是連著兩三跳,毫無征兆的就這樣消失在向榕的視野里。

他還未回過神來,就見縣太爺的轎子從街邊露出,身后跟著一票捕快衙役,典史騎著高頭大馬在轎子一旁。

向榕猛然想起,今天瓊漿酒樓的張員外過六十壽誕,特請了開封府有名的戲班子來搭臺演出,縣太爺自然也收了請帖,怪不得街上這般凄涼,都跑去瓊漿樓看戲聽曲了!

典史大人只覺得衙門口有問題,一馬鞭,策馬跑到最前,剛一到衙門口,急忙勒住坐下馬,馬被突然拉住,前蹄高高揚起,發出陣陣嘶鳴,典史則是盡力安撫它,使它平穩冷靜。

“怎么了?”縣太爺撩開轎子門簾,探出頭問道。

典史大人右腿一跨,跳下馬,神色緊張地去扶起趴在地上的趙捕頭,兩指一試鼻息,氣息微弱,又見%.口有娟娟血跡,立馬驚聲失色,大叫道:“來人,快來人,快把高郎中請來!”

旁邊兩個官服上寫有“獄”字的獄卒立馬領命飛奔而出,縣太爺聞聲發覺事情不妙,大力甩開門簾,疾步到典史身旁,見到昏迷不醒的趙捕頭,眉頭一緊,“怎么回事?”

典史大人也是一頭霧水,這時又有一衙役報告,說衙門口還有一衙役的尸體!

縣太爺和典吏同時望向不遠處,只見一渾身是血的衙役躺在地上,他們立馬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身后的衙役捕快也都神色慌張,謹慎,不時地四處張望。

向榕內心蹦蹦跳個不停,心里慌張麻木,平日里也少見這么大陣勢,今日又是縣太爺,典史大人一同在場,腿腳有些嚇得不聽使喚,不動聲響的躲在角落里。

典史大人按著趙捕頭的傷口,以免更多血噴涌而出,四下觀望之際才發現角落還站著一個向榕!

他看向榕一身捕快著裝,眼球轉了轉,對他叫道:“你,那個捕快,過來。”

向榕呆愣的跑了過來,緊張不已,平日里自己一直跟著班頭到處亂跑,處理些雜七雜八的雞毛蒜皮小事,很少有機會與典史大人或是縣太爺接觸,而且他對于官場之道不甚了解,只知道低著腦袋干活就好,其他的與自己無關。

“這里發生了什么?”典史大人額頭檸出一個結,眼神中盡是嚴肅,兇狠,鎮定的看著向榕問道。

向榕咽咽口水,眼神瞥了瞥一臉狐疑,同樣緊盯著他的縣太爺,縣太爺眉目動了動,漸漸也露出厲氣,他努力使自己內心平靜下來,但卻根本抑制不住緊張地情緒,又莫名的心虛,結結巴巴的把他所見所做粗略的說了一遍。

井弦縣典史大人,也就是專管牢獄的頭頭,相當于現在的公安局局長,而縣太爺不用多說,都知道是縣里的縣高官兼縣長,在古代,典史并不是一個吃香的職業,沒什么品階,卻又干著得罪人的行當,典史若是個不通世故,冷面自私,暴戾無情之輩,那入獄之人可就慘了,豎著進,橫著出,十只手指進,八只手指出,皆有可能。

井弦縣典史大人,酷愛騎馬,射箭,為人不算刁酸刻薄,但也不是什么心%豁達之輩,薄眉丹目,嘴下無胡,膚色白皙,光滑如布,頗有些玉面書生的氣質,性格較為嚴謹,剛剛年過三十五,算是井弦縣年輕一輩里最有潛力的。

知縣老爺除了是一舉人出身外,再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了,他年過六旬,留著山羊胡須,整日在縣衙里過著悠哉自在的生活,縣里的大事小情要么交個縣丞,要么交給主薄,除了開堂審理,或是面見上級,一般都躲在后花園和孫女斗蛐蛐玩,只等著朝廷一紙命令,領著微薄的退休金回家里養老。

兩人聽完前因后果,典史大人屏息蹙眉,而縣太爺則是一個勁的捋著山羊胡,哀嘆連連,馬上就要頤養天年了,臨終居然碰到這種事,他敲了敲開始嗡嗡作響的腦殼,疼痛不已。

向榕尷尬一笑,立在原地不敢動彈,身后一群衙役捕快只看到倒在地上的兩個人,并不知道原因,一個個交頭接耳,面面相覷。

典史大人一手捂著趙捕頭%.口,扭頭大叫道:“高郎中還沒來嗎!”

這時衙門口已經漸漸圍著不少百姓,一個個對著衙門口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一時間衙門口變得嘈雜起來,典史大人忍無可忍,對后面衙役捕快吼道:“還愣著干什么,把這里圍起來!”

數十名衙役捕快立馬揚起手中的棍杖腰刀,莊重嚴肅站成一橫排,將現場與圍觀百姓隔離開。

“知縣大人,您先回衙門吧,等高郎中來了,我們再把趙捕頭抬進衙門。”典史態度緩和,恭敬地對縣太爺說。

縣太爺一張老臉本因看戲聽曲笑顏開花,現在則耷拉下來,如喪考妣一般,他雙手背后,用眼角余光掃了一圈圍觀百姓,便急不可耐的進了衙門,四個轎夫抬著轎子緊隨其后。

“你還在站在這里干什么?”典史抬起頭,怒目而視道。

向榕嘴上點頭稱是,卻不知該去哪里,這里貌似也沒自己什么事啊?

典史一抬頭見他還沒有走,稍稍一愣,突然驚覺,“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沒見過你?”

“哦,我嗎,我叫向榕,在這里當捕快有兩年了。”向榕低眉順眼道。

“好,向榕,你去把那衙役的尸體抬進驗尸房。”

“驗尸房?”向榕還沒有去過驗尸房,并不熟悉道路。

“就是一進典獄房右拐,最里面的房間,你沒去過嗎?”典史再次看向他,有些難以置信道。

向榕木木的點點頭,擠出一抹笑,掩飾心中的怯意,像驗尸房這種聽起來就很恐怖的地方,他怎么會去,而且典獄房也不是可以隨便走動參觀的呀!

典史一面按壓著趙捕頭的傷口,一面扭過頭望向向榕的背影,心里莫名的對他感到不放心,這個年輕人似乎什么都不懂的樣子,當了兩年捕快連驗尸房都不知道在哪里?

圍觀百姓久久不愿散去,盡管剛在瓊漿樓看了一天的好戲,還是不滿足,戲畢竟是戲,是演出來的,哪里有現實中真正發生的好看,而且光天化日衙門口死官差這類事極其少見,又刺激,又血腥,充滿未知性,吊足了他們的胃口,若是身后再來幾個賣糖葫蘆的就更好了,至少能磨磨牙,嘴里有些滋味,不至于干渴。

人群中突然有兩個人大聲呼喊推搡,擠出一條路,正是那兩個獄卒,身后還跟著一年邁但卻精神抖擻,步伐矯健的白發老者,老者背著一個木箱,木箱上寫著一個大大的“醫”字,老者剛跟著獄卒擠進來,就如鯊魚聞血一般沖到趙捕頭身邊。

高郎中白發蒼蒼一臉胡須,深邃褶皺的眼窩下是一雙炯炯有神的小眼睛,他麻利的放下**箱,仔細給趙捕頭檢查著身體,確定了只是*前被利器刺了一下,振臂一揮,“快,把趙班頭抬進衙門,橫躺下來!”

典史雙臂緊托趙捕頭,一用力竟沒有抬起他,略顯尷尬后,蹲起馬步想再次發力,趙捕頭卻還是微微一動,沒有被抬起,高郎中提起藥箱,急迫的說道:“一個人怎么抬,再來兩個人!”

典史斜目瞥了一眼背起藥箱,匆匆跑進衙門的高郎中,嘴角抽動一下,招呼一旁獄卒道:“來,把趙捕頭抬進去。”

然而他卻站在一旁不再幫忙,看著兩名獄卒費力的將趙捕頭抬起,跟著進了衙門,并對一捕快吩咐道:“把衙門口清理干凈,之后所有人回衙門待命。”

向榕背著已死的年輕衙役來到典獄房,典獄房位于縣衙大堂西南方向,僅與大堂隔著三條回廊和一堵高墻,高墻過三米,由青磚砌成,最頂部為半圓形的“泥拱”,泥拱由質地細膩,上等的泥沙制成,脫水而干后,表面光滑如鏡,連貓都無法在上面站立。

整個典獄房分為內監和外監,內監關押牢犯,外監進行審訊,臨時扣押。典獄房里還有刑房,驗尸房,崗哨等,向榕跨過一個拱形門,門上刻著典獄二字,跨進典獄房,瞬間可感到沉悶壓抑,到處皆是青磚灰瓦,里面房屋布局嚴謹,井然有序,無形中盡是莊嚴凝重,肅穆之意,他記起典史大人的話,沒在多看幾眼,轉身右拐進入一個回廊。

令他沒想到是進入回廊之前,竟碰到一處蓮花池,亦是由青磚而砌的水池,大約三十平米的樣子,里面長滿了蓮花荷葉,蓮池在這莊嚴肅穆的獄房之中,獨善其身,雖有些突兀,卻也飽含暖意,使人得以輕松地喘上兩口氣。

他沿著回廊繼續向里走,一旁光禿禿的院墻上雕刻著連成片的蓮花荷葉,回廊棚頂還畫有一幅畫作,畫作里是兩扇莊嚴凝重的黑色大門,和衙門的大門有些相似,只是那兩扇門上刻著數排小骷髏,門旁還站著兩個獄卒,一個獄卒長著牛頭,一個獄卒長著馬頭。

再看大門上的牌匾,赫然寫著“鬼門關”三個大字。

向榕面部一緊,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走過十幾米,終于來到了典史大人口中的驗尸房,驗尸房倒是普通,一扇木門大敞四開,門上有一小匾,匾上刻著“存尸”二字,他咽咽口水,走近驗尸房,只可見里面一片漆黑,僅是站在門外就感到一股涼意,其中還夾雜著難聞的氣味。

他心里突然怦怦亂跳,汗毛直立,背部流出一串冷汗,只感覺自己不是要進入驗尸房,而是要進入鬼門關,手上不知不覺也沁出冷汗,背上年輕衙役的尸體因沒抓牢向下滑落,他猛地一抖身子,將尸體摔在地上,面孔扭曲,疑神疑鬼的貼在門口,眼球轉來轉去。

他沒有再管掉在地上的尸體,只覺得口干舌燥,腿腳麻木,不停在抖,耳邊又突然響起腳步聲,他屏息細細去聽,原來是驗尸房里傳出的,腳步聲極其緩慢,期間還有“咔,咔,咔”的異響,向榕雙眼死死盯著門口,身子后移,一不小心踩到已死衙役的手。

他連忙露出驚恐狀,雙手合十,不斷低頭賠禮道歉,就在這時一只手抓住了他。

向榕如驚弓之鳥,一下彈開數米,心都懸到了嗓子眼處,兩只眼瞪得大大的,目視著前方一個老者。

那老者站在驗尸房門口,手還懸在半空,也是了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小伙子,你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有賊呢!”

老者面上圍著一塊黑布,只有兩眼,額頭和頭發露在外面。

向榕撓著頭尷尬一笑道:“實在對不起,是我太大驚小怪了!對了,這是典史大人讓我送來的尸體。”

老者低頭看了看地上的尸體,眉眼毫無所動,只是淡淡的說了句,“好,你放在這吧。”

“啊?”向榕一愣,就放在外面嗎?

老者將年輕衙役的尸體翻了過來,兩只手夾起他的胳膊,準備將他拖進驗尸房,年輕衙役此時臉上糊滿了干凝血跡,已經辨不出容貌,向榕雖于心不忍,眼角漸漸濕潤,但還是想著目送他到最后。

老者費力的把已死衙役拉進驗尸房,一抬頭見向榕還沒走,而且哭哭啼啼的在抹著眼淚,他思量了片刻,問道:“這是你朋友吧,要不然你進來,正好幫我給他清理清理身子。”

close

猜你喜歡

仙俠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仙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仙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仙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尋仙記
    尋仙記

    仙俠 / 楚河,上官嫣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我才是大神
    我才是大神

    仙俠 / 趙公明,趙公明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仙界尋美專家
    仙界尋美專家

    仙俠 / 陸羽,姜夢瑤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九龍圣尊
    九龍圣尊

    玄幻 / 路辰,古玲瓏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霸上天降小萌妃
    霸上天降小萌妃

    仙俠 / 魔千羽,兔玉兒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仙夢長生
    仙夢長生

    仙俠 / 離軒,傾舞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武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武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奸臣夫人要逆襲
    奸臣夫人要逆襲

    玄幻 / 杜文潛,云其雨

    2019/10/14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尋仙記
    尋仙記

    仙俠 / 楚河,上官嫣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九天神王(中)
    九天神王(中)

    武俠 / 張天棟,張玉瑩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劍道輪回武帝
    劍道輪回武帝

    玄幻 / 葉擎天,葉心雨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玄天丹記
    玄天丹記

    玄幻 / 白景驊,姜蓓兒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凌天劍尊
    凌天劍尊

    玄幻 / 林峰,賈許

    2019/10/12 | 0 人已閱

    評分:5.0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重庆时时彩500万彩票